u51zs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靈契之主笔趣-第七百二十章 一事問出口分享-l9erz

靈契之主
小說推薦靈契之主
珍贵木材制作的床头架被黑煌的目光斩成两半,砰的一声落在地上,令夏萧瞥一眼光滑如镜的断裂处,顿时不寒而粟。
自己就看她一眼,用得着发这么大的脾气?果真是个怪人。
咽下一口唾沫,夏萧不再想究竟发生了什么,反正自己也无要事,想不通不想便是,但也没有像黑煌所说再继续养伤。他身上的伤势确实还没好,体内元气也不足,外面天也快黑,只有房间依旧明亮,但他掀开被子,新衣穿身,似要离开这温暖舒适的床,朝冷冰冰的黑夜走去。
“多谢照顾。”
其实夏萧关于感谢语的储蓄量还是很大的,但在黑煌面前,一句话就好。不是大恩不言谢,也不是斤斤计较,而是恩怨分明。迟早恩得报,仇也得报。
“现在就走?”
“封印已完成,就不打扰了。”
双脚落地,夏萧欲站起,浑身肌肉带来的酸痛令其低呼一声,整张脸都扭到一块,极为难看,动作也僵硬起来,迟迟不能如愿站起。
“天下苍生没了你是活不了?还是你习惯于救世主的角色?”
夏萧轻笑一声,自嘲道:
“估计没有哪个救世主会这么狼狈,而且天下苍生若团结,我自然不用这么担心,可大荒太过散乱。还有,我本就不是为了什么天下苍生,我只是为我的家人考虑。至于我现在做的事,是为了死去的前辈,我得让他们在天之灵得到安息。”
“哼,有趣。”
夏萧向来不在乎他人的看法,黑煌一直盯着他也难以心安,所以双臂发力,牙关紧咬,站了起来。摇摇欲坠的样令夏萧担心,在黑煌面前倒下就太丢人,因此他匆忙扶住梳妆台一角。不知不觉间,离黑煌近了些。
“你还有一件事没问。”
夏萧看向黑煌,后者犹豫于问与不问之间许久,可此时当即选择前者。
“从你人类的角度来看,若一个人收藏着你很久以前的东西,还将与你有关的东西制成手链一直戴着,是否对你有着某种难舍的感情?”
“当然!我不知你们荒兽,但对人类而言,保留旧物的习惯表示对过往的怀念,也是一种不舍,但难以控制时间流逝,只能时不时看看表示怀念。”
華娛之光影帝國 祭使霍雍
说起旧物,舒霜留下的东西,只有学院小白楼房间里的书本衣物。至于阿烛给夏萧的东西,又被他给弄碎了。摸了摸左手手腕,其上护腕已不见踪影,不知阿烛是否有反应。
黑煌无声,没有回答。夏萧去看,她却若有所思的低头看地板,像思考着某件极为深奥的事。夏萧默默看她一会,以提醒的语气说:
“麻烦将我送出结界。”
修真菜鸟之逆天升级系统
“你这个样子,真的不怕半路被荒兽吃了?这片草原上还是有几头比你强的荒兽。”
女神监护人
“我向来运气好,死不了。”
都市最強打臉天王 罪洋.CS
妖妃嫁到 云笺曲
“那可不一定。”
末世霸主 云法尊
黑煌干笑一声,挥手将夏萧送走。他眼前一眨,当即没了明亮,温暖也成冰冷。回头一望,只剩一片凄凉,城堡隐藏于结界,不远冰原吹来的风畅然无阻的吹到夏萧身上,令其不由一颤。但能活着,体内的血正热,便算无事。
转身投入黑暗,夏萧背后双翼展开,在飘着的大雪中南下。
这里是没有春日的国度,寒风冰雪常常呼啸,夏萧于其中如雕,只是羽翼每一次扇动,驾驭起风,都会有剧烈的疼痛,令人难以忍受。夏萧咬着早已碎了的牙,捏着拳,面上头发结上一层极厚的冰。
黑煌难以理解夏萧这般卖命是为何,可这个曾一度自私的少年,在经历前辈双双死亡后,被迫为整个苍生着想,而不是只满足于自己。
母星龙教员和加娜儿教员死于黑暗,舒霜也死在保护自己的途中,虚云前辈圆寂,胡不归前辈坐化。这些人的离去,夏萧都记得很清楚。在极为夸张的破风声中,他一遍又一遍的想起他们,就是为了令自己坚持下去,因为当前的身体,已支撑不起他的想法。
夏萧想去学院,可太过遥远,就连去大夏都是奢侈,但必须努力一试。
黑暗中庞大的荒兽在呼啸,它站在疯狂生长,如触手般灵活的魔鬼草原,欲朝其张开血盆大口。夏萧察觉到时,附满寒冰的面孔微微一侧,极为厌烦。现在他将自己所有的元气都用以飞行,没有时间也没有体力和其较量,因此加快速度。可那张血盆大口,就要将其吞下。
那是比黑暗还黑的存在,血腥味虽不及那片奇特的空间,可令夏萧觉得糟糕。在祸斗正准备冲出,夏萧的眼里也闪起一道火光时,一股魔气泛起波动,以极强的威慑力将其震住。
大兽在冷清的月光下怔住,而后匆忙逃窜。逃窜发出的动静比之前大得多,令夏萧微微侧脸,瞥了一眼。
“你不是运气好,是有人帮。现在你又欠我一条命,三次了。”
聲聲入夢 蒼瀾未眠
我的农场在沙漠 南州十一郎
这是黑煌的声音,可夏萧算得是四次,不过他当前不想纠结这些,只是张开龟裂的嘴,其上的胡子满是冰霜。
“多谢”
简单说后,夏萧觉得黑煌在自己身后看着他,但不是追杀,而是保驾护航。这种感觉令夏萧有些受宠若惊,但只是专注于自己的赶路,同时吸收着元气,虽说微不足道,但总比没有的好。
魔鬼平原太过宽广,夏萧行了多长时间,黑煌便为其送行多久,甚至驱赶寒风,直至他离开这片危险的区域。不杀夏萧,不是因为他帮了黑煌的忙,也不是后者对他有多少念想,只是因为历史需人推动,且这场战争的精彩程度,也会因夏萧的归去变得更高。
夏萧带给黑煌惊讶,她便想看看,这家伙究竟还能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来。夏萧于邪魅而期待的笑容中离开魔鬼平原,冲进另一片黑暗。他现在不用管云国人,天下已大乱,也没人再追捕他。他无需隐匿无需小心翼翼,巴不得别人发现自己,这个方向,恰好直冲大夏。
凛冽的寒风中,夏萧的身影逐渐消失在黑煌的视野里,他没有来时那般气派,归去后甚至有些孤寂,可将引起更大的动静。只是他现在状态不佳,速度有些慢,可黎明到来后,他已远离擎天宗,到了何处却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