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ijq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宋締》-第兩千六百四十七章終章(三)宋締分享-24gki

宋締
小說推薦宋締宋缔
东方与西方之间的关系其实非常简单,就是此消彼长的。
在互通较少的情况下,没有太大的联系,可一旦双方之间通过商业的纽带联系在了一起,那可就是身不由己的事情。
西方强大的时候,必定会对东方产生威胁,而东方强大亦然。
极少有人看到了这一点,毕竟双方之间相隔甚远,在没有达到最后一步之前,谁也不知道对方的强大和对自己产生的威胁。
但赵祯是个例外,他看到了一切,并且帮助自己的儿子也看到了部份真相。
大宋已经在某种程度上介入到了西方的战争中,而和大宋一样的国家便更多了,匈牙利王国,波兰王国,甚至是法兰克王国等等都想在罗马帝国插上一脚。
战争是危险的,但同样也是充满机遇的,会给自己的国家带来机会,财富,土地,权利,和荣誉,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人口。
西方的人口实在是太少了,这是赵仁没有想到的,毕竟这里的土地也算是肥沃的,还有大量的河流存在,不可能只有这么一点人口。
但当赵仁得到西方的详细情报后,他便清楚了,罗马帝国的人口只有数百万,连大宋的零头都赶不上。
至于其他周边国家的人口更是无法与之相比。
据说人口最多的国家法兰克王国也只有一千多万人,也是为何法兰克王国在强大的罗马帝国旁能够一直延续的重要原因。
在赵仁看来对付这样的国家其实并不难,一场内战之后,国力空前消耗,大宋只需要派出十万能征善战之兵就能毁灭罗马帝国。
但这只是毁灭,不是控制,更不是纳入疆土之中。
要想统治罗马帝国,大宋最少需要出兵几十万,而对于现在的大宋来说,这么庞大的出兵规模,很可能会给拖垮大宋本身。
国家庞大,人口众多,拥有大量的工厂和劳动力,拥有大片的疆土,这些都在逐渐成为大宋的国家成本。
赵祯想都不想的便否决了儿子的提议,征服一个罗马帝国并不难,难得是如何控制!
何况大宋与西方世界中间还隔着一个塞尔柱帝国,赵祯对于这个帝国实在是不感兴趣,重要的土地在东方的眼中不适合耕种,气候也较为干燥。
当然地底下蕴含的东西却是相当不错的,但大宋现在还没有进入工业时代,完全不需要地底下的液体黄金。
至于未来如何,当真的需要的时候,强大的大宋一定能用拳头“说服”对方,当然到那个时候塞尔柱帝国在不在还是另一回事。
泰西州的军队进入了罗马帝国的土地,只要打出大宋的旗号,便几乎没有人会找他们的麻烦,也不敢这么做。
西方的国家没有一个不知道宋帝国的强大,而在这个混乱时期,谁也不想招惹这个庞然大物。
罗马教廷的教皇国对泰西州的港口下手之后,整个罗马便遭到了宋帝国的报复,连教皇都要狼狈的从地道中逃走。
没有人敢于挑衅大宋的尊严,泰西州的军队最后还是抓到了罗马教皇,并且把他囚禁在了囚车之中前往宋帝国受审。
这一点是让西方各国所没有想到的,难道不是应该效仿当年的罗马人一样,把他钉死在十字架上吗?
用泰西州使者的话来说,宋帝国不会直接杀死挑衅它的敌人,要对他进行公正的审判。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佔有 小說
同样随教皇一起被抓获的还有罗马教廷的所有主教,他们享受到了和教皇一样的待遇,被押送至宋帝国。
而泰西州的军队没有停下脚步,他们要前往施派尔,并且是大张旗鼓的前往施派尔,没人知道他们的目的,但没人敢询问,也没人敢挑衅。
因为泰西州的军队明确表示他们不会进攻沿途的领主,诸侯,以及贵族。
罗马帝国的内乱和战争他们不会干预,于是怪异的一幕发生了,在罗马帝国四处狼烟的情况下,泰西州的军队一路通行无阻。
他们轻松的抵达施派尔,然后进攻亨利为数不多的守备部队,接着便轻松俘获了亨利四世这个罗马帝国最年轻也是最强大的皇帝。
说是泰西州的军队,可清一色的都是宋军,他们装备了最为强大的武器,最坚固的铠甲。
骑兵在马上便能不断的发射火器,马不再是给他们提供冲击力的战争工具,而是帮助他们拉开与敌人之间距离的坐骑。
任何追击宋军骑兵的军队都会被消灭干净。
一世 傾情
很快罗马帝国的战争就陷入了更加混乱,因为他们的皇帝被宋军俘虏了,没有任何名义,也没有任何的理由。
接着泰西州的军队就从罗马帝国的土地上撤离,没有一丝的拖泥带水。
法兰克尼亚王朝的军队彻底陷入了群龙无首之中,或是被攻击,或是自立为王,或是成为其他诸侯国的力量。
原本强大的王朝瞬间被吞噬的干净。
而一切的始作俑者赵仁,却在收拾东西准备返回大宋,和他一起的还有赵昀,他们已经五年没有回家,没有见到自己的父母了。
海防港以及东方港的船队再次开始了三年一次的起航,这被西方人称之为大迁徙。
妖颜媚世
无数的船只遮蔽了地中海,船帆竖起的时候整个港口的海面上满满的都是船只,有宋人的船只,有西方各国的船只。
人们已经习惯了伴随宋帝国的舰队一起前往大宋,把货物运到东方贩卖,并且从东方带回更多的货物。
塞尔柱帝国的大门对于赵仁和赵昀来说永远是敞开的,即便是大宋的商贾也可以在缴纳不菲的税收后得到塞尔柱帝国的保护。
历时数月时间,赵仁和赵昀再次抵达了大宋的铁门关。
………………………………
兴京之中,赵祯独自一人坐在兴庆宫的阙楼上,他的面前是格里高利七世以及亨利四世。
“举世无双的帝王啊!请您饶恕我这个被上帝抛弃的罪人,我会卑微的在您的国都生活,不敢有任何怨言。”
格里高利七世的声音颤抖,充满了卑微和恭谦说出他已经学会了的汉话,但还没说完就被身边的少年人给打断。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赵祯了露出了和煦的笑容,看向格里高利七世:“你被赦免了,你可以在兴京中做你任何想做的事情,但不能离开,至于你…………”
看着暴怒到双目充血的亨利四世,赵祯面色严肃道:“因为你是罗马帝国的皇帝,也是最有可能成为西方世界最强大的君王,所以不会让你成功,原因是这就是政治啊!这就是东西方的角力!是朕对未来的规划!”
“你要做什么?!”
叶安缓缓起身,站在阙楼上俯瞰整个兴京:“朕要缔造另一个大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