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amx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絕望黎明》-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 失控之地推薦-ljfkb

絕望黎明
小說推薦絕望黎明
“魔头呢!魔头李晓怎么不见了!”
“别慌,这妖孽一定使用了什么功法,或许他此刻就藏在我们附近。”
“快看那柄剑!那似乎是那魔头的武器。”
“难道这魔头是和这魔剑人剑合一了?”
“武陵长老,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
吵杂声不绝于耳,模模糊糊。
我的意识也只有刚进入魔剑的那一段时间最为清醒。
之前进入魔剑内那种浑浑噩噩,时而昏沉,时而萎靡的感觉再次席卷而来。
我咬了咬舌尖,想要迫使自己意识清醒。
可体内疯狂燃烧的血液,似乎是在不停地催促我快些攻击。
我只觉得体内似乎拥有无尽的力量,这种力量撑得我整个人都十分难受,仿佛下一秒整个人就要原地炸裂一般。
“啊!”
我痛苦的大喊一声,也几乎是同一瞬间,魔剑如同一匹脱离了缰绳的野马快速向前袭击而去。
而它所攻击的那个对象正是那名冒充剑宗弟子的,手持红剑的,异势力的矮小男人。
“轰隆。”
一声惊人的震天响声响彻整个剑宗。
“我……”
矮小男人想要说些什么。
下一秒,他还未说出的话就永远的成为了一个谜。
灰尘溅起,以矮小男人为中心,周围的地面整个向下塌陷,形成了一个深达数十米的大坑。
我待在魔剑之中,脚下晃了晃险些摔倒在地。
就当我刚刚稳住身形的时候,魔剑又是剧烈一晃,紧接着两旁的弟子和周围的景象快速向后退去。
手拿狮子剑的粗鄙壮汉,见自己的同伴被魔剑秒杀,额头上尽是冷汗。
可还没等他缓过神来,魔剑就径直冲向了他。
“轰隆!”
又是一声巨响,那个鄙夷壮汉再次被魔剑秒杀。
其余的几个异势力人见状,互相看了彼此一眼,心知不是魔剑的对手,于是准备逃跑。
可我根本就不准备给他们这个机会,用意念控制着魔剑,紧追其后。
“轰隆隆。”
又是几声巨响,那几个异势力人彻底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
“噗。”
一口鲜血自我口中喷出。
我擦了擦嘴角的血,这已经不是我第一次在魔剑体内被它的力量所震得吐血了。
周围的血色雾丝,在触碰到我喷出来的血的一瞬间显得极为激动,只是几个眨眼间便将那口血吸食殆尽。
恍惚间我似乎看见外面的半壁剑宗都变成了废墟,可模糊的意识又让我有些不确认。
嫡女重生,误惹腹黑爷
大牌校草獨家小丫頭 鑫鑫.
奪寵
好难受,我好难受!
窒息感,气血逆流感一瞬之间全部涌上大脑。
不明所以的疼痛感充斥着我的全身。
我终于再也忍受不住,整个人无力的瘫坐在了地上。
闪婚成宠:契约妻嫁到
外面一声又一声“轰隆”声过后陷入了无比的安静。
风沙扬起,建筑,弟子残骸遍地。
我恍惚间似乎看到了武陵长老满脸惊愕的站在原地。
而他身边那几个灵元境的高手也震惊的张大了嘴巴。
“这李晓到底是什么修为,怎么入魔之后修为还如此强横。”
“之前在网上看到九窖被他毁了的时候,我还有所怀疑其中真伪,现如今亲眼得见却不想如此震撼!”
“像我等这样的修为别说和他对抗了,怕是一个回合都不到就直接被秒杀了!”
“师兄说的甚是有理!”
“武陵长老,我忽然想起家中还有事就先告辞了!”
“武陵长老,我妻子刚才打电话来,说她要生了,我也告辞了。”
“长老保重,家中有事,也先告辞了。”
“告辞!”
“再见,不用送。”
原本那些围在武陵身边的高手见状纷纷以有事为借口离开了。
我知道,他们这是怕了。
大小姐穿越
毕竟正如他们所说的,和我人剑合一后的魔剑,以他们的修为只有被秒杀的份。
“噗。”
一口鲜血再次喷出,再次被迅速吞噬干净。
不行!
我现如今这幅样子绝对不能继续再在魔剑体内了!
不然恐怕用不了多久被吞噬的就不只是我的血液,而是性命了!
“魔剑!让我出去!”
我鼓足力气重新站了起来,随着我不停的挣扎,那些链接在我血脉的血色雾丝也随之颤抖。
我挣扎的越厉害,它们抖得越厉害,相对的,我身上的难受感更重。
无尽的疼痛刺激着我的大脑和神经,我只得更加奋力的挣扎起来。
“魔剑!放我出去!”
“嗡!”
随着一声嗡鸣,缠绕在我身上的血色雾丝开始逐渐退去。
我的身体重新获得了自由。
我知道,魔剑这是不打算为难我,准备将我放出去了。
看来,这些日子里我和他没有白培养感情!
魔剑虽然只是一柄剑,但他确是一柄拥有智商的剑!
補玉山居
末日学生 泪挽九歌
并非死器!
感受着真真正正从我身边吹拂而过的夜风,我瞬间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
“怎么?你们也想死在我的剑下?”
我冷冷的扫视了一圈周围那些个,侥幸从刚才的毁天灭地中存活下来的数个剑宗弟子。
只见他们个个面色惊恐,衣衫破烂,长剑横在胸前,看似防卫,实则拿着长剑的手一直在抖个不停。
“回头看看你们吧,你们的武陵长老早就不见踪影了,我要是你们此刻就不会傻站在这做炮灰。”
从魔剑出来之后,我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身上力量的干涸,所以并不打算和他们继续缠斗下去。
这样除了更加浪费我的体力和能量,并无好处。
众弟子听到我的话后纷纷下意识的向后看了一眼。
只是,身后哪里还有武陵长老和众高手的踪迹。
失去了主心骨的他们立刻作鸟兽状散去。
跨过碎屑泥石……
跨过残尸断臂……
跨过鲜鲜血海……
我来到了元青长老身边。
元青虽然双眼紧闭,可时而起伏不定的胸膛却告诉我,他还活着!没死!
煙雲祭之龍淵
我蹲下身子,艰难的将元青长老扶起。
就在我将他扶起来背到身后的时候,我的双膝忽地一软,直接半跪在了地上。
经过同剑宗弟子一轮又一轮的缠斗,和在魔剑体内的大量消耗,此刻的我显得有些虚弱。
只是,虚弱又如何?
最起码现在我和元青长老都还活着!
我咬紧牙关,艰难的背着元青长老重新站起来,向剑宗的大门方向缓缓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