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3u4精华都市异能 朕又不想當皇帝討論-216、大海看書-m65mr

朕又不想當皇帝
小說推薦朕又不想當皇帝
“杀了他!”
终于有人喊了第一嗓子。
“杀了他!”
店小二傳奇
呼声越来越高。
“杀了他!
杀了他!
杀了他!”
滔天的恨意在人群中弥漫,渐渐的所有人都跟着一起喊,一张张脸扭曲成一团,让人寒噤。
主持行刑的陈心洛一挥手,木台上又多了百十个捕快,组成人墙,拦截住愤怒的要冲上台来的人群。
陈心洛望着挂的越来越高的太阳,然后看了一眼香炉上的香,最后大声道,“午时三刻已到!”
行刑的是金福楼小伙计尤麻子。
砍头、凌迟、剥皮等是祖传手艺,干净利索,这些自不必说。
另外他也能熟练使用钳子、指夹、脚夹、腿夹、砍刀等十八般工具,曾经在岳州他认第一,没人敢认第二。。
曾经他尤麻子也算是一号人物。
可惜,韩辉破了潭城,周九龄等一众官员也成了阶下囚。
他一个刽子手能有什么办法,不得不带着家人逃难到了白云城,勉强留了一条命。
老天爷饿不死瞎家雀,吃不到里子,还能吃外面的。
盘古 五行缺木
终于在去年通过砍冬瓜、砍香火,“竞聘”的方式,重操旧业,成为三和天字第一号的刽子手!
但是,唯一不美的是没钱赚。
他养活一家老小不是衙门给的那三瓜两枣,主要收入来源还是靠犯人家属,家属们私下给塞点钱,请求他下手轻点,或者下手痛快点。
三和不行,三和早已把老祖宗的东西给丢了,居然不实行十八般酷刑!
他这么好的手艺,没有用武之地。
家属自然也不会给他塞钱了。
收入锐减之下,他无奈只能偶尔到酒楼跑堂,杀杀牛羊。
好在,他今年去做了两趟民夫,算是发了点小财,如今倒是没有那么大压力了。
此刻站在高台之上,刀背夹在手里,朝着台下的众人拱了拱手。
拿起一碗酒,先喝了一口,然后噗呲噗呲擦着刀上喷,再次拱手后,把韩辉后背上的木板和塞在嘴里的破布给拿掉了。
“行刑!”
随着陈心洛的话音落下。
尤麻子手中的大刀咔擦落下,人头在地上滚出了老远,韩辉跪着的身子,依然没有倒下,只在那汩汩冒血。
尤麻子更加得意了,这就是水平,这就是技术!
“好!”
人群爆发出了轰然的叫好声。
行刑结束,捕快把尸首抬走后,环卫工来打扫卫生。
不等打扫干净,川州过来的戏团就匆匆上台了,他们要趁着人没散完之前,拿出自己的绝活,表演变脸和喷火。
平常的时候,想凑足这样的人气,很是不容易啊!
当然要抓紧时间了。
好在今日的太阳不错,照的人暖洋洋的,很是舒服。
济海在杂物房门口练功,谢九云斜靠在门口看着,等济海收功,便诧异道,“你这和尚性子不赖,可学的倒是大开大合的路子,倒是显不出你佛家的淡泊和慈悲。”
“姑娘此言差矣,淡泊不明志,宁静走不远,”
济海反驳道
“淡泊不明志,宁静走不远,”谢九云笑着道,“你这是什么歪理?”
“菩萨心肠,行霹雳手段。”
济海见她看向自己,一下子就低下了脑袋。
谢九云娇笑道,“你这和尚,胆子也忒小了些。”
“阿弥陀佛,”
济海道,“姑娘,你可有家人,小僧可以替你传信,好接你回去。”
——————
谢九云道,“我家人远在川州,你也能替我传信吗?”
“这……”
济海犹豫了一下,看了看天色,双手合十道,“路途遥远,小僧着实无能无力。
姑娘你先好生休息,小僧要去挑水了。”
谢九云道,“你这和尚,太笨了些,这么多人欺侮你,你都不知道嘛?”
济海诧异道,“姑娘何出此言,并未有人欺侮于我。”
“让你用铁桶担水,不是欺侮你是什么?”
谢九云气愤道,“你嘴巴笨,太迂腐了一些,等本姑娘养好伤,替你去找回公道来。”
济海赶忙道,“小僧挑水是用来练功的,姑娘万万不可去庙里造次。”
我為黃巾代言
“挑水练功?”
谢九云噗呲笑道,“这是什么笨法子?
小和尚,要不我教你功夫吧?
别看本姑娘被人追着打,那是因为我之前受伤了,要不然我才不会逃命呢。”
“姑娘的好意小僧心领了,”济海双手合十道,“一花五开叶,结果自然成。”
转身担起两只铁桶,下山挑水去了。
谢九云看着他愈行愈远的身影,气的直跺脚。
情乱京华:神医皇后2
可是偏偏又无可奈何。
夜色温柔。
林逸坐在树底下喝着酒,不时的往嘴巴里抛俩花生米,对着善琦道,“你也喝,别客气。”
“谢王爷,”
最後壹個通靈畫師 鐵昕藍
善琦轻抿一口后道,“黄四方与赵立春逃出饶城后,已经攻下了南州的铅山,裹挟的流民不下十万。”
林逸叹气道,“这王八蛋也太没出息了,直接北上去江南多好,永安、吴州可都是有钱的大户。”
善琦道,“江南乃是天下钱粮之地,朝廷屯以重兵,叛军要是去了,也是自取灭亡。”
“这倒是也是,”
林逸笑着道,“江南要是丢了,这天下离改朝换代也就不远了,高祖皇帝的棺材板肯定压不住了,说不定跳出来把他们给揍一顿。”
善琦呐呐不言。
要不然怎么接话?
都是你林家活该?
“王爷,夜锦羽已经离开了三和。”
齐鹏接话道。
林逸道,“去了哪里?”
“在下不知。”
林逸道,“你不是自誉无所不能吗?
人家来三和你不知道,出三和你也不知道。
哎,这事办的。”
妃卿不娶:傾世冥王妃
“王爷,”
齐鹏解释道,“夜锦羽已经入了九品,在下的脚夫和牙婆只适合打探消息,虽然也擅长追踪,但是武功低微,夜锦羽如果刻意隐藏身份,想追上她,基本不大可能。”
林逸接着道,“春山城的谢九云呢?”
“为济海所救,正在庙外的杂物房里修养,”齐鹏笑着道,“有神算在,想必翻不出浪花,王爷大可放心。”
“果真是傻人有傻福啊,”
林逸有点羡慕济海,这种英雄救美的好事,自己就遇不到,“和尚都能遇到美女,谢九云也是九品?”
齐鹏拱手道,“正是。”
“娘希匹,”
林逸冷哼道,“都说什么九品、大宗师稀罕,结果现在一茬接着一茬,这叫怎么回事,哎,你们啊,放机灵一点,多加紧盘查,让她们在老子地盘上耍横,老子会很没面子的。”
齐鹏点头应是后,又接着道,“王爷,据在下所知,凉州匪首吴百顺出自春山城。”
“这是发展黑产啊,”
在林逸的眼里,不管是寂照庵还是春山城,都是黑社会组织,“所图不小啊。”
齐鹏道,“如今这吴百顺自从晋州、凉州转战楚州、荆州后,越发势大。”
“任它洪水滔天,管老子屁事,”
林逸揉着额头道,“这城里斗狗赛马,满足百姓娱乐生活,好事,本王不管,但是不能开设赌场,不能有贵利贷,这种事情要不得,要坚决制止。
发通知下去,即日起,开始打击地下赌场,而且借贷凡是敢超过三和钱庄两倍利息的,全部送去劳改,不要命了,敢在老子的地盘上放高利贷。”
最关键的是居然胆敢抢他钱庄的生意!
“王爷英明!”
善琦与齐鹏早就习惯了林逸偶尔痞里痞气的话。
“我他娘的还真是英明。”
有时候好话听多了,林逸都差生了一种错觉,好像自己真的英明,离开了自己,地球虽然还会照样转,但是估计也是硬撑着。
至尊盜修神記 佛之心
哪里像上辈子,单位上班就是个小透明,厕所蹲七八个小时,也没有人发现少了人。
显然,这辈子活的更有尊严。
就是再也没有机会喊德玛西亚万岁!
白云城通往大海的道路修通的时候,已经接近年末。
林逸一大早就起来,吃好早饭,骑上驴子,准备去海边看看。
路上马车、行人络绎不绝,南蛮鴃舌,很是热闹,林逸一句都没听懂。
他倒是想着在三和推广官话,可惜除了学校的孩子,没人搭理他,川州人说川州话,岳州人说岳州话,南州人说南州话。
人是家乡好,月是故乡明。
只有偶尔互相掐架的时候,生怕自己骂了没人听得懂,官话一个比一个利索。
白云城的许多人,一辈子都没见过大海是什么样子,所以眼前道路通畅,都想去见识一下。
道路是沿着西江河堤修的,一路的支流,要么被填平,要么架了桥。
倒是让一些曾经来过这里的人,突然一下子就不认识了。
林逸抵达海边的时候,太阳掉下海平面,海水镀上了一层金色。
他的眼前全是一片烂泥滩涂和浑浊的海水,皆是西江入海携带过来的泥沙,这里大船没法停靠,皆往上游去了,那里是新建的木头栈道,然后直接卸货,靠车马运到白云城。
从此以后,能在白云城看到大船的机会不多了。
青芒之雇主請矜持
海风渐渐大起来,林逸不禁抱起来肩头,由着小喜子给自己披上了披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