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81r3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笔趣-第239章 大道至簡-4ottd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小說推薦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
因为刘备颁布的赏格敕令并不是直接求医生给他个人治病,而是“献药方刊印赏官”,所以那些往汉中纷至沓来的名医,也不会直接找刘备,而是先要到李素这儿把把关,确认一下他们的专业方向是否对口。
不对口的就交给具体的人事官员,录下医方;不足两百条的给比钱买断,超过的给官位爵位。
专业对口的,才轮到给刘备看病。
这也是稳定人心的需要。李素看过《宋史》,知道高梁河车神设法求治大腿箭伤后遗症时,明面上也是为了“天下医术交流”,以免落下劳民伤财的恶名,或者让外人胡乱猜测“君主伤重”。有现成作业可以抄,还不是轻轻松松。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超级拍卖行 玉米熊
围城
李素心中最希望请到的外伤外科名医,当然是华佗了。
可惜当时益州没人知道华佗在哪,按说华佗是豫州谯郡人,跟曹操是老乡。不过豫州这两年因为袁术的乱政扩张,战乱比较多,陈王刘宠也被袁术杀了,好多豫州百姓应该是往徐州方向流窜了。
尤其是徐州南部原先比较和平,而且交通方便,只要顺着淮河顺流而下就能到,是豫州避战流民的主要流亡方向,而徐州北部因为也被青州黄巾军波及,外地平民很少刻意往那儿去。而整个徐州百姓的外流,历史上要到曹操开始屠城时才显著起来,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总之,现在的华佗应该是在豫州和徐州交界的地方来回躲避战乱左右横跳吧,半个月之内肯定是找不到的。
第一个进入李素法眼、值得深入交流的,也就轮到南阳张机了。
宝珠鬼话
张机是十月初抵达的汉中,是由刘备军在上庸的守军,专门派船派兵护送,沿着汉水溯流而来。因为路程只之上庸的六百多里汉水河谷,到了险滩还有官府派人拉纤或者换船,才那么迅速。
李素知道张机之名,尤其是他对传染病的研究,对于汉末这个瘟疫大流行的时代很有价值。不过外伤并非张机所长,给刘备疗伤就不需要他了。而张机的《伤寒杂病论》现在也没写出来呢,还处在素材整理期,一时也没有太多专著可供直接刊印,只能是先零碎献一些药方。
另外,李素对于张机来投,还有一点顾虑,所以一见面就非常和蔼礼贤下士地跟他确认:“听说先生出自南阳大族、阖门数百口,还多有仕望?不知故伪零陵太守张羡,与先生可曾有亲?”
张机:“略有远亲,然乱世天各一方,久不联络。右将军可是担心张羡曾与镇南将军交战有仇,所以不放心我给汉中王疗伤?医者不会以恩怨影响治疗,汉中王勤王救驾、匡扶汉室,伸大义于天下。我等自当尽力。
我此来也并非为官爵,只求学术能流传天下,造福百姓而已。此传世之功,青史留名,谁人不想。”
李素听他说不想当官,看起来不似作伪,便颇有些好奇,有追问了几个问题,才闹明白大致是怎么回事。
“看来,说张仲景曾为长沙太守,估计也是唐宋以后的医家为了增其美名而附会上去的了。这是为了提升医生这个社会阶层的整体低位,就跟后世读书人为了‘三顾茅庐’的礼遇而刻意进一步夸张式拔高诸葛亮,造神运动的产物。”
因为汉末的正史官职表,确实没有张机当长沙太守的记录,只有张羡。估计是唐朝医生穿凿附会,看张羡和张机是同乡、有点远亲、年代相近,几百年传下来医生们都愿意相信,就越来越神话了。而事实上以南阳郡这样的大郡,人口两百多万,姓张的又多如牛毛,可能是八竿子打不着的远亲了。
(注:最早说张机当过官的记录,是宋朝人引用唐朝人的《名医录》。可信度肯定不如第一手资料的《伤寒杂病论.自序》,伤寒论虽然全文没传下来,但张机自己的自序是传下来的,开篇就提到“建安纪年以来,犹未十稔。宗族二百余,死者三分之二,伤寒十居其七”,可见写书时已经快建安十年,张羡早就已经被刘表灭了)
当然不管是不是造神夸张,诸葛亮和张机本身肯定都是了不起的人才,就好比把罗贯中那些造神代打的成分去了,诸葛亮的史实功绩依然很牛。
摄政王
想明白这些道理后,李素也吩咐派人给张机安排别馆好生安顿、再配给略懂医学术语的书记员帮他抄录润色、组织语言,协助他写《伤寒杂病论》的草稿。如若不愿做官,就直接给关内侯俸禄——反正以张机这样的知识储备,拿出来的独门药方五百条肯定是有的,本来就处在这一档的赏格上。
不过,看着李素拿出来的财物和许诺,张机还是有些不甘:“右将军既不怀疑我因张羡只故怀怨,却依然不让我给汉中王诊治,那就是不信我的医术了?”
李素:“岂敢,只不过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即使是医家,也各有所长。有长于外科伤损,有长于内科杂病。先生所献药方,多为内治,且罕有著述以刀凿清创。专注于一道难道不好么?便是谋士文官,也有法家有儒家,让内医治外伤,便如让儒生行乱世变法,所用非人矣。”
李素这番话态度还是很诚恳的,也让张机第一次有了一种被尊重的感觉。
毕竟这是拿读书人的儒家法家来比喻医生的内科外科,多光荣啊。
张机精神一凛:“此论倒是闻所未闻,某行医以来,潜心钻研近二十年,还是第一次听到达官显贵、当世大儒以学问之道类比医道,右将军真乃普天之下礼贤下士的楷模。
既如此,我愿听从右将军安排,在此行医著书,以筹知遇。听右将军之言,莫非也略闻医术之常道、精于时疫之驱疗?”
李素笑道:“这怎么可能,我不过是读书略多,什么都看,随军征战走的地方也广,所以有些许经验罢了。毕竟我也是从辽东打到南中,大汉各郡天候瘴气,基本上也算是都见过了。
先生要是觉得闲来无事,稍微说几句也无妨。我觉得瘟疫要治疗,那是千难万难,每种瘟疫都要对症下药,不可一概而论。但是预防的卫生手段,无非几类。
阿 瑟 克拉克
作用于呼吸喉肺之瘟疫,靠嗽喘、飞沫、呼嘘之气传染。遮掩口鼻、通风透气可以抑制。
作用于肠胃肝脾之瘟疫,靠排泄、污染水源食物传染。靠净化水源、泼洒石灰、烧煮食物可以抑制。
还有南中、山越瘴疠之气导致的瘟疫,其实是靠血液传播。防止带血的污物、衣着、包扎时交叉污染,还有就是扑灭吸血的蚊虫虱蚤也可抑制……”
李素也是想随便造福一下社会,既然跟张机聊到这个话题了,稍微说几句后世地球人都懂的常识。
不过张机听了之后,却一下子往“五行生克、自然大道”上扯了,顿时觉得右将军不愧是天下名士,学究天人,虽然一个药方都不知道,但说出来的话都是高屋建瓴,总结性概括性非常强。
他行医多年,虽然会治疗的传染病已经有好几十种了,但还真没这样来分类过,更没有“血液传染病”、“粪口传染病”、“呼吸/飞沫传染病”的概念。
大读书人就是不一样啊,到底是先帝亲口叹服的“知天命”之人,这样的大道都能总结出来。
校花的超级高手 巅峰的神
倾听岁月逝去的声音
不行,将来得写到《伤寒杂病论》的总纲里去。
张机自言自语叹道:“以瘟疫作用的脏器机理来区分瘟疫类别、提纲挈领分类防染……高,实在是高,此法窥破天道,可谓大道至简矣。
夺命医仙 新影子 非包月作品
肺经属金,以遮口鼻通清气预防,心经属火,以驱邪虫净血污预防,肝脾……不对,肝木脾土肾水,右将军,既然您如此深谙天道,可知‘净饮食、煮水源’之法,防的是木行还是土行之疾?肝脾分属两经,按五行之天数可不能混淆呐。定然还有更加深微奥义的差别。”
李素听了反而有些无语:我明明就是随口说些惠及百姓的常识,怎么中医一定要往五行上凑满呢?现代传染病也分不出这么多大类吧。
反正李素是不懂。
皇道
被缠得有些解释不了了,李素只好鼓励对方自己研究:“或许是土木相生,肝脾瘟疫难以区分,这个你自己研究吧。研究出来了说不定你能更加青史留名。
至于肾水一经的瘟疫……非要区分出来的话,应该是那些体液之间传染的疾病吧。诸如毒淋之病,如若在蛮夷男女无人伦之部落,也是有可能形成瘟疫的吧。至于我们汉人,素有人伦,苟且较少,应该不至于扩大为瘟疫。你要单独研究也随你了。”
古代这方面确实不怎么值得研究,因为很多特别赃的病现在还没传入华夏呢。后世明清两朝之所以秦楼楚馆的名声比唐宋差了那么多,主要还是美洲物种传入的同时,把美洲梅也传入了。在此之前都是些不致命的病,远不如美洲梅凶险。
张机却觉得如获至宝:居然从右将军这里得窥了瘟疫传染分五行防治的最高天道,看来以后要长留汉中著书立说,多跟右将军请教这些大道至简的深微奥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