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3uq8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山村小醫農 愛下-第一千五百零五章 骷髏和眼睛看書-0dpus

山村小醫農
小說推薦山村小醫農
在得知这井底的祭台,竟是祭祀亡灵的,轮回脸上的惊骇之色就没有消退过。
而林山却是围绕着祭台,一脸若有所思的观察起来。
良久之后,林山停下了脚步,而轮回的表情也渐渐恢复了正常,眼睛定在了林山身上:“祭司大人,您是不是看出什么了?”
刚才轮回一直在震惊,但眼睛还是看到了林山的举动。
林山点点头,说道:“如果我的感觉没错,这亡灵祭台上的气息,似乎跟沙城城主府的阵法有些相似。”
“您的意思是,宿科是借助亡灵的力量来对付您?”轮回的后背不禁惊起一身冷汗。
“我是鬼洞王朝的大祭司,宿科用亡灵法阵对付我,倒也相得益彰。”林山说道。
“那老烟头岂不是被抓去了亡灵国度?”轮回问道。
煙花易寒 淩汐雪
林山叹了口气,说道:“如果我的猜测是对的,老烟头定然是被那些亡灵抓去了。想要把他救回来,无异于痴人说梦。因为亡灵国度在哪儿,我们都不清楚,更别说去了。或许他现在已经不在了……”
“宿科应该知道吧?”轮回忽然说道。
重啟大明
林山点点头,然后表情阴翳的说道:“那我们就先把宿科找出来。”
“祭司大人,这祭台咱们要不要销毁?”轮回心有余悸的看着那些骷髅,请示道。
林山想了想,然后摇头道:“还是先不要打草惊蛇。等我们找到宿科再说。反正这个祭台不会跑。”
两人又仔细搜索了一下,没什么其他发现,这才离开。
重新回到地面,林山凭着感觉,朝着一个方向走去。
轮回懵懵懂懂的跟在身后。
宿科的府邸自然是戒备森严,可是林山二人借助隐身,却闲庭信步一般,如入无人之境。
有时候有巡逻的,或者遇到明岗暗哨,他们只需谨慎一些,或者直接绕开。
就这样很顺利的来到了一座后花园似的地方。
园子里有花有草,还有一大片池塘,池塘内的水清澈无比,但看上去却很深的样子,一眼看不到底。
以现在林山的修为,以及对气机的敏锐,他能清楚的感觉到,这水底下有猫腻。
難得歲月靜好
“祭司大人,你在看什么?”轮回见林山站在池塘边,俯视着水中凝视,忍不住问道。
“看来今晚跟水干上了。”林山默默念叨一句,然后便抓起轮回,又跳进了池塘里。
入水声音很轻,甚至连个水花都没起。
鸣镝风云录 梁羽生
水底正如林山看到的那样,很深很深,应该是一处泉眼,又或者跟地下河连着。
池塘底部的水流很是汹涌,但并非流动,而是形成一个漩涡,将周围的一切,都吸了进去。
而林山此时就是直接跳进了漩涡内。
末世法師
漩涡本就有吸力,所以跳进去之后,两人很快就消失无影了。
待到眼前大亮,他们发现已经出现在一条甬道内。
甬道看上去很原始,应该是一处山洞似的存在,但山洞的顶部或者四周山壁,都镶嵌着发光的宝石,所以看起来亮如白昼。
“这又是什么地方?”轮回小声的自言自语道。
“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林山继续保持着隐身姿态,以防被人察觉。
甬道因为是天然形成的,所以七拐八拐的,有很多弯弯。
走了一段时间后,忽然有人的说话声,从前面传来。
“娘娘,老帝君到底是怎么死的?察罕现在有多少底牌可用?”这是一个嗓音有些低沉的男子声音。
“娘娘?难道是帝君的妃嫔?”林山猜测道,脚步却没有停下来,继续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
不过随着越来越接近,他走的越来越小心,在又拐了一个弯之后,终于看到了说话的人。
一个雍容华贵的女子,此时正躺在一个雄壮男人的怀里。
“宿科将军,等你成了帝君,你还会这样待我吗?”女子没有回答男人的话,反倒是先问了这么一个没有营养的问题。
“宿科?”林山和轮回的眼睛同时一亮,还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其实今天林山并没想到,能找到宿科的下落。
所以这个惊喜来的有些突然。
至于那个被称作娘娘的女人,就更加让他们惊喜了。
这很显然就是一出很狗血的剧情,林山以前看电视,经常看到这些类似的。
不过让林山有些意外的是,宿科的府邸,竟然可以跟皇宫连着,甚至还偷偷幽会老帝君的妃子。
虽说这妃子跟宿科没有什么血缘关系,但宿科作为老帝君的儿子,辈分在这里摆着呢。
不过大荒人野蛮,做些出格的事情,倒也很正常。
更何况宿科现在是为了抢夺帝君大位,什么手段不能用啊。
“娘娘,你放心,只要我当了帝君,我就封你做正妃!届时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荣华富贵,享用不尽!”宿科眼睛不眨的说着甜蜜话,只把那位娘娘哄得开心的不行。
“老帝君怎么死的,其实宫里也大都不知道。不过我问了老帝君的仆人,当时仅此他一人在老帝君身边,说是老帝君说了一句什么奇怪的话,然后仰头就倒在了地上,气绝而亡。而等我问过之后,那个老仆人也死了。所以这件事只有我知道。”娘娘说道。
“至于察罕,他的底牌自然是大妃了,大妃是他的亲娘,而大妃手底下也笼络了不少人,是你最强的对手。不过你现在有了我,你的优势也很明显。”
宿科一边搂着娘娘,一边沉吟着道:“老帝君临终前,说了句什么话?”
“那仆人转述,说的好像是该来的终究会来。但我却不知道其中什么意思。”娘娘蹙眉道。
侍卫生包子 瑰屿
“该来的终究会来?老帝君死后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比如是不是受了内伤什么的,还有那个老仆人是自杀,还是他杀?”宿科问道。
娘娘想了想,表情有些凝重的道:“老帝君的身体,的确有些不对劲。得知老帝君出事,我第一个赶了过去,而等我到了之后,就去查看老帝君的气息,还翻了翻他的眼睛,当时可是吓了我一跳……”
“他的眼睛怎么了?”宿科急忙问道。
这个女人絮絮叨叨的,总是在关键时刻吊人胃口。
如果不是这个女人还有用,宿科早就一巴掌拍死她了。
“老帝君的眼睛,竟然燃起了蓝色的火焰,差点烧到我的手……”娘娘有些后怕的缩进了宿科的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