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cv77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從精神病院走出的強者-第524章 帶着老婆參觀工作崗位,工資卡怎麼說……展示-rhaom

從精神病院走出的強者
小說推薦從精神病院走出的強者
“我并没有感受到你说的那种可怕气息。”林凡摇着头,对此显得很疑惑,不知道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独眼男看着魑道:“你听到了吧,没有你说的那样。”
魑很着急,总感觉跟他们说的,像是对牛弹琴,我说的如此认真,表情这般的严肃,为什么就是不相信呢?
他发现独眼男看向他的眼神很不对劲。
意思很明确,你说的都是废话,你说的恐怖家伙真的没有人在意好不好,看看你这慌神的模样,总感觉是想太多啊。
魑没有跟独眼男说话,而是表情严肃的看着林凡。
“你相信我吗?”他希望林凡能够相信他说的话,经过短暂的交流,他算是看出来了,独眼男的思想很有问题,面对危险没有任何警惕感,有种不将任何危险放在眼里的感觉,这是非常不好的行为。
极品夫妻
对此,他只想说,你的行为是一种慢性死亡的行为。
不将任何危险放在眼里。
最终危险降临的时候,你就该知道那是何等可怕的行为。
“相信。”林凡眨着眼,他知道对方是在寻求信任,如果他说我其实不相信你,绝对会伤透对方的心,因此,他只能昧着良心说相信对方。
魑经历过那些可怕的事情,深知魔祖的有多厉害,他没有见过星空大族强者,也没有见过吞星鳄的恐怖,一直以来都只认为魔祖是不可匹敌的。
他就是希望林凡能重视这件事情。
跟他携手一起对抗魔祖。
对独眼男来说,他感叹着,林凡依旧是那么的善良,不愿对方那么悲伤,所以才会跟对方说这些,真的很感动。
魑露出笑容。
他找独眼男不是想着对方能够帮上什么忙,而是想借助独眼男跟林凡取得联系,现在林凡亲自出现在他面前,他自然是撇开独眼男,直接跟林凡交流。
“我相信你会明白我担忧的情况,我会继续调查下去,等有线索的时候,我会通知你。”魑心满意足的很,离开的时候,深深的看了一眼独眼男。
眼神意味深长。
仿佛是说……你懂个锤子。
如此具有羞辱性的眼神,独眼男不动声色的回怼而去,你才懂个锤子呢。
等待魑离开后。
“他是谁?”林凡问道。
刚准备慢慢跟林凡交谈的独眼男,猛的惊愣,傻傻的看着林凡。
眼神惊骇。
好绝情的询问。
只是让独眼男疑惑的就是,刚刚为何没有询问,如果刚刚询问出来的话,那情况绝对很爆炸。
“你不知道?”
“忘记了,脑海里没有关于他的记忆,跟我打招呼的时候,我就在想他到底是谁,只是一直都没有想起来。”林凡说道。
独眼男没有多问,这些都是小事而已,过去就让他过去吧。
魑的出现,的确让独眼男有些诧异,但并未放在心上,随后跟林凡闲聊起来。
得知林凡带着慕青来这里是想让慕青看看他工作环境,好像是为了向慕青证明什么似的。
独眼男琢磨着。
“也许这就是拥有老婆的男人,才会拥有的想法吧。”
曾经有过女朋友的他,最终得到的不是圆满爱情。
而是呼伦贝尔大草原直接盖在他的脑袋上。
“怎么了?”林凡问道。
独眼男摆手,“没什么?”
随后,独眼男带着林凡他们在部门参观着。
跟慕青介绍林凡工作的情况。
工作性质很轻松,平常就是在城市里到处巡逻,帮助有困难的人。
逆天仙帝
比如:
無常無仙 炎郎
帮助老奶奶过马路。
帮助眼盲的小姐姐去厕所等等。
都是寻常生活中常见的小事。
乐于助人,手中留香。
林凡跟老张都是以此为目标,做着各种很平常的事情。
慕青点着头。
的确很轻松。
她知道,林凡是特殊部门的台柱子,遇到解决不了的事情,都需要林凡帮忙。
独眼男道:“不过林凡的工资一直都是打给青山精神病院的郝院长,既然你是他的老婆,那以后这工资打到你卡上?”
他对郝仁那家伙有很大的意见。
遇到机会肯定好好的坑他。
谁让这家伙,曾经仗着是青山精神病院的院长跟林凡的关系比较好,就想着办法威胁他。
不给钱,就带走林凡。
步步勾心:圣手柔情
如今你的对手出现,看你有什么办法。
慕青有些惊愣,不知如何回答独眼男这问题。
没有领证。
没有办婚礼。
不能说真的是这样。
天宮那些事兒 不否
独眼男看出慕青的犹豫,他知道林凡跟慕青间的关系,不得不佩服林凡的手腕,从初次见面就喊人家老婆,大庭广众下的拥抱等等……
到现在已经快要拿下。
毅力跟手腕绝对可以的。
“林凡,以前你没老婆,工资一直交给郝仁保管,现在你有老婆了,不如这工资就转给你老婆吧?”独眼男问道。
林凡将慕青当成老婆,肯定很听话,男人将工资卡上缴是很正常的情况。
应该不会拒绝的。
“老婆,你缺钱吗?”林凡沉默片刻后,询问道。
慕青想说不缺,但是听林凡这意思好像不是很同意将工资卡交给她,不是她看上这些工资,而是既然你一直说我是你老婆,那我慕青就站在老婆这位置上好好的询问这是什么意思。
“不是很缺,怎么了?”慕青微笑道:“你的工资我没兴趣的,你可以自己留着当私房钱。”
林凡道:“不,青山是我的家,我在那里生活很久,有很多朋友生活在那里,我出来工作,就是想将工资用在那里,改变他们的生活,希望他们每天都能喝到鸡汤。”
邪物公鸡听闻,惶恐不安的看着林凡,总感觉说的跟他有很大的关系,搞得不是很友好啊。
慕青知道林凡是从青山精神病院出来的。
也知道他是精神病患者。
可关键就是……她没看出林凡有任何问题,感觉很正常,而且比正常人都要正常,相处的这段时间,她发现林凡有种别人所没有的善良。
独眼男羡慕郝仁。
那家伙是修了几辈子的福气,竟然遇到林凡这样的人。
他这辈子算是值了。
“好,你的工资你来安排就行。”慕青笑着说道。
林凡开心的笑了,“老婆,你真的善解人意。”
就这样的被夸赞,搞得慕青都有些不知该说些什么。
都很正常的事情好不好。
又不是大事。
独眼男继续陪着林凡他们在部门到处看看,这里没什么好闲逛的,半路遇到金禾莉,介绍这是林凡的老婆时,金禾莉显得很诧异。
多看了几眼慕青。
女人间的打量,有时是没有任何理由的,但男人都是很懂女人的,女人间相互观察。
无非就是比较几种情况而已。
容貌!
身材!
气质!
别的基本没有,不管是如何优秀的女人都是这样。
数日后!
飛龍 飛象過河
十月二十二号!
清晨!
林凡跟老张刚起床,老张递来豆浆,对他们来说,这就是可乐跟雪碧。
咕噜噜的喝着。
味道美味的很。
病王醫妃
林凡喜欢喝酒,只是答应老婆,以后少喝酒,所以想着慢慢戒掉。
电话铃声响起。
“喂,小宝,今天没有上学吗?”林凡询问着。
只是电话那边的小宝,声音很虚弱。
“林凡,我生病了,我现在好难受,你能不能来看看我啊。”
在生病的时候,小宝想的就是林凡,只有林凡在他身边的时候,他才会感受到那种安全感。
末世大農場主
“你在哪?什么医院,我现在就来。”林凡豁然起身,显得有些着急。
很快。
挂掉电话。
“小宝生病了,我现在要去找他,老张,你快穿衣服,我们快去。”林凡说着。
老张听到小宝生病,表现的也很着急。
对于老张来说,小宝对他很好,有什么好东西,就回先给林凡,然后才会给他。
医院。
不是花田医院。
而是距离小宝家比较近的医院。
吊水室。
小宝病恹恹,无精打采的坐在椅子上,周围的保镖们保护着少爷,他们的脸上都露出担忧的神色。
少爷生病了。
看着他们最爱的少爷无精打采的模样,他们的心真的好痛,多么希望病魔来找他们,而不是找他们的少爷。
“小宝,没事吧?”林凡匆匆而来,看到小宝的模样,就很担忧。
“我好难受哇。”小宝看到林凡的时候,都想哭。
如煙歲月 靜觀滄海
他是很坚强的小宝,除了在林凡面前会表现的很柔弱,平时在任何人面前都表现的很骄傲。
林凡抱着小宝,轻拍他的后背,“我会陪伴着你。”
周围有很多小孩都在挂着水。
时不时的有哭声传来。
此时,林凡坐在椅子上,将小宝抱在怀里,“怎么没有在病房里呢?”
“医院病房已经满了,我就是普通的发热,挂挂水就好,那些病房要留给有需要的人。”小宝说道。
以小宝的财富地位,如果想要在人满为患的医院里弄来一间单独病房是很简单的事情。
邪神旌旗
“小宝真懂事。”林凡夸赞着。
小宝昂着脑袋道:“那当然,我小宝肯定是很懂事了。”
“好,我们的小宝最懂事,我抱着你等你挂完水,然后送你回家好不好。”
“好……”小宝声音拉的很长。
一旁的人参瞧着林凡。
要不我来一口水,保证药到病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