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9th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木葉之賊手 愛下-第七百七十六章 祖孫鑒賞-4ja17

木葉之賊手
小說推薦木葉之賊手木叶之贼手
万里无云的天空中,忽然出现一丝湿润水意,如今虽然重新回到台前,却依然住在村外隐居之地的姐弟两人,从中感受到了异常的气息。
“姐姐?”
海老藏收回视线,转头看向旁边的千代,问道:“村子上一次下雨,是什么时候来着?我记忆有点模糊了。”
千代直接道:“我不知道。”
其实她很清楚,因为那时候恰好是她听闻儿子儿媳战死的那一天,那份深深的恨意,令她对当时的一切都记得异常清晰。
瓜田 李 夏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海老藏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当时正值第二次忍界战争的僵持期,他肩负抵御北部岩隐战线的重担,当时并不在砂隐村中。
海老藏也没在意,伸出手接住雨滴,感受了一下,忽然面色一变。
千代作为傀儡师,又兼顾医疗忍者的能力,对查克拉的感知比海老藏更加敏锐,此刻雨滴落在头上,立即察觉到了其中蕴含的微弱查克拉,猛地睁开了双眼。
“立刻回村子!”
海老藏还没等开口,就听到这话,而身旁刚才还坐着的千代,此刻已经站了起来,浑身散发着紧迫的气息。
“好!”
两人立即从隐居之地出来,沿着这条小路往砂隐村赶去。
隐居之地距离砂隐村并不遥远,只是因为地势的缘故,仅有一条道路可以通行,当然,对掌握着查克拉这种力量的忍者来说,任何地势都形不成阻碍,只是能走坦途的话,就算是忍者也不愿意去走坎坷的道路。
雨越下越大,逐渐串连成线,而一滴雨水中蕴含的查克拉或许微不足道,可是所有的雨水汇总到一起,就足以令人惊慌了,这一点就算是见多识广的两位砂隐长老都逃不过。
不过两位砂隐长老很快就不得不收住震惊的心绪,同时停下脚步,因为就在这时,通往砂隐村唯一的道路,被人拦住了。
雨势在此刻忽然转小,这种变化俨然超乎常理,分明透着异常的气息。
三 戒 大師
但千代和海老藏已经顾不得这一点了,这姐弟二人看到拦路之人的模样,脑海中同时浮现出一道身影。
看着愣住的二人,蝎用绯流琥的声音道:“两位,想要通过这里,就先打倒我吧。”
这场雨在此刻已经变得稀稀拉拉了,似乎天空中积蓄的水气已到了即将耗尽的时候。
异世星云
千代往前走了两步,本来干枯沙化的地面,在经过一阵骤雨浇打之后竟然变得有些泥泞,这在以往的时候是绝对不可能出现的情况。
不过对于这些事情,千代此刻完全无心理会,她眼眸颤抖地看向绯流琥,甚至伸出一只手去虚抓,口中说道:“是你吗?蝎?”
藏在绯流琥体内的蝎不禁一怔,不知哪里露出了马脚,随即整个人陷入沉默之中。
“唉!~”海老藏叹息了一声,上前说道:“蝎,不要再错下去了。”
“哼!”蝎回以冷然的态度,显然这种劝说对于他来说好无力度。
“你们怎么会认出我?”蝎好奇地问道。
说着他看向千代,他以为对方能给他答案,然而千代似乎完全陷入了对孙儿的思念之中,情绪无法自控,嘴唇嗫喏着,似乎在低声絮叨着些什么。
于是蝎越过了千代,看向了海老藏。
海老藏再次叹了口气,也不隐瞒,直接说道:“你和木叶的叛忍大蛇丸在岩隐村搞出来那么大事情,还觉得能藏住身份吗?”
蝎闻言微怔,忽然想起了什么,有些懊恼地哼道:“那家伙竟然没死吗?”
海老藏摇头道:“木叶的纲手姬亲自出手,有什么毒能夺走土影之子的性命?”
西游之虎啸 虎万行
听到这话,蝎不禁默然,就算是再如何自视甚高,也不得不承认,忍界之中的医疗忍者,那位纲手姬之后无出其右。
海老藏这时再次劝道:“蝎,别再错下去了。”
蝎闻言冷笑一声,正要开口,千代突然身形发动,朝着蝎的方向冲出。
海老藏连忙喊道:“姐姐!”
我能点化万物 锈迹符文
他的喊声也提醒了蝎,向后退的同时,蝎尾利刃瞬间从黑底红云袍的下摆钻出,瞬间如离弦之箭般对着千代刺出。
嗤!~
下一瞬,蝎尾利刃将千代轻易刺穿,并且将其挑到半空。
蝎见状微微一怔,随即忽然一惊。
“不对!”
就在他察觉到异常的时候,脚下之地突然塌陷而下,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狰狞大口。
傀儡机关?!
蝎不禁一惊,完全没有料到会出现这种情况,毕竟从周围环境来看,在千代突然冲过来之前,全然没有丝毫的痕迹变化。
所以……是早就设置在此的吗?
蝎没有空闲去验证这一猜测的时间,在朝下坠落的下一瞬,他就控制蝎尾利刃试图钉在地上,然后借此反向牵动自身。
“别想!”
就在这时候,千代的声音忽然响起,随即两具身形壮硕的傀儡突然出现,一左一右抱住蝎尾利刃,令蝎的打算顿时落空。
我在时光深处戒掉你 懒囡囡
而操控着两具傀儡的查克拉线,则延伸到海老藏的身后,千代就藏在海老藏的背影里。
至于那被蝎尾利刃刺穿的,此刻已经露出了真实面目,化作黄色的沙子随风消散,正是砂隐惯用的替身之术,砂替身。
作为防御的一种手段,所以早在很久之前就设置着这条路上的机关,在终于有目标坠落进来的时候,顿时就合拢了巨口,形成一座牢笼。
同时,这座牢笼制造之时留下的特殊孔洞,在合拢的瞬间,就引导着沙子涌入进来,使之变成流沙般的存在,逐渐限制坠落其中的人,令其再也无法逃脱。
千代从海老藏的身后走出,控制着身形壮硕的傀儡将留在外面的蝎尾利刃拆卸下来丢在一旁,看向那傀儡机关的目光极为复杂,有纠结有心痛,有愤怒有悔恨,不一而足。
海老藏忍不住唤道:“姐姐……”
腹黑萌宝财迷娘亲
“不必说了。”千代只留给海老藏倔强的背影,沉声道:“太晚了,一切都太晚了。”
海老藏闻言一叹,却没有发现,那埋设在地面之下的傀儡机关,此刻孔洞中涌入的沙子开始逆涌,后来更是变为黑色的砂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