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vt7d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我真的只是村長 起點-604 一桌菜賣三次,窮縣幹部不好當推薦-xi9oj

我真的只是村長
小說推薦我真的只是村長
“你发啥子疯?儿子都二十好几了……”
尤其是看着刘福旺栓了门后,径直开始解外面大衣的口子,杨爱群更是无语。
都特么的好几十的人了。
再说了,自己几年前就不再来月事,刘福旺又不是不知道。
这特么的能生老五?
“你是支书,计划生育政策,可是违背不得,春来惹着你了,直接找他啊……要不,我……”
杨爱群本来想要说不管是政策还是年龄,都没可能再生老五了。
可当看到刘福旺敞开的大衣,顿时瞪大了眼睛。
“啊……”
“嘭~”
整个人都瘫倒在地上。
“你……”
“妈,咋了?”刘秋菊红着脸在外面纠结要不要离开,给妈老汉儿创造条件,听到老娘摔倒在地上的声音,一边想着是不是老汉儿太着急,一边纠结要不要离开。
好一阵,听到里面没动静,才开口问了一句。
她是结过婚的人,自然知道这事情。
同样,也就是因为了解,知道老娘要再生老五的可能性不大,所以才问了出来。
“没……没啥……”屋里传了出来杨爱群有些慌乱的声音,“秋菊,你进来一下。”
“你让她进来干啥?”刘福旺声音有些无力。
总不能老子刚到手的钱,又被婆娘娃儿给收走?
想都别想。
刘秋菊不解父母叫自己干啥,磨磨蹭蹭好一阵,才在门口问干啥子。
当她看到屋里不是她想的那样,尤其是他爹身上的大衣内衬里面整齐的一排排口袋里装满了成捆的崭新大团结,也瞪大了眼睛,“爹,你把我哥抢了?”
在她的印象中,老爹身上这么多钱,只有刘春来放在刘八爷家里的钱了。
刘福旺一直在抱怨自己这个当老子的用钱还得找儿子批准,闺女给钱。
一品弃女,风华女战神
也只有刘福旺在刘八爷家里抢刘春来的钱,守在那里的民兵无可奈何。
老子抢儿子的,那叫抢么?
“对啊,当家的,你这么多钱哪来的?”杨爱群终于回过神来。
一开始被这么多钱给吓到,根本没问。
“春来给的。”
“他个短命儿子,给你这么多钱干啥?你个老东西,不要脸,找儿子要的吧?你要这么多钱干啥?身上这么多钱,也不怕瞌睡都睡不着?”杨爱群顿时急了。
以前刘春来给钱,最多一次也给几百。
杨爱群念叨后,加上屋头的吃穿用度什么的都是刘春来让刘九娃主动买了回来,杨爱群也就没让刘春来拿钱了。
每个月刘福旺跟刘秋菊父女两的工资,加起来也是小两百呢!
平时都是攒着。
杨爱群哪里见过真么多钱?
“爹,我哥给你这么多钱干啥?大队的钱可不能由个人管着,得放到大队财务室入账,不然以后要出事情。”刘秋菊很快回过神来。
她不是没有见过钱。
刘春来那里,好几百万,装了一个多柜子。
刘秋菊震惊的是她爹装钱的这大衣。
该不会以后她爹出门都带着十万块吧?
“呃……”
超級修真高手 糖家三藏
刘福旺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回答。
总不能说是儿子孝敬自己的吧。
天天说想要有钱,一时间,有了十万,他自己都不知道干什么。
于是乎,整个房间里陷入了沉默。
一家人你看我,我看你,谁都没有开口。
县城。
政府招待所。
餐厅唯一的一个包间。
看着许志强跟吕红涛两人终于接受了宴请,李弼并没有丝毫的轻松。
之前找了好几次,两人都是一脸笑容的接待,以干部不能接受宴请为由推脱。
壹路繁花相送 16k四菜壹湯
今天接受了,从一开始的试探来看,两人依然还是之前的态度。
“哎呀,李副总,这太破费了!一桌饭,比我们一个月工资还高很多啊!”许志强打破了僵局。
可以坐16人的大圆桌上,摆满了一大桌子。
几乎是目前整个蓬县招待所能拿出的最顶级席面。
当然,刘泽福会做的那些在外基本失传的压轴菜不算。
琳琅满目的一大桌,平时连县里干部们都难得尝到。
现在,桌子周围,只有四个人。
“之前招待你们公司的人,也搞了好几桌,那钱,唉……”吕红涛叹了一口气。
李弼叫外面等着的服务员拿了几个装二两的玻璃杯。
杯子来了后,从箱子里拿出一瓶剑南春,拧开瓶盖,倒满了摆在自己面前的三个玻璃杯。
三杯满了后,一瓶酒就只剩下小半瓶。
吕红涛跟许志强两人对视了一眼,都没有吭声,看着他接下来的动作。
不是他们要拿捏,而是刘春来有交代。
“两位,对于我们的人造成的时间浪费,我代表公司,向贵方表达诚挚的歉意。”
随后,端起杯子,一饮而尽。
连干三杯。
没有丝毫拖泥带水。
日久賤人
“李副总,这严重了……”吕红涛一脸为难。
心中却诧异不已。
主动权就这样回来了?
之前刘春来说的时候,他们还忐忑呢。
这段时间虽然看起来他们都是风轻云淡的,却比任何人都着急。
晚一天,那就是少二十多万的利润!
“确实是我们的人过分,作为管理人员,我们需要为他们的行为表达歉意。”
总工杨涛也如法炮制。
两人清楚,这些干部,在酒桌上,让他们尽兴了,才能谈事情。
事情都是在酒桌上谈的。
在香江那边,同样也是如此。
酒桌文化,传承了上千年。
看着两人,就连许志强也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弄。
MMP,谁告诉他们酒桌上一上来就先干几杯的?
“两位,这事情,我们真的没法做主。你们也清楚,这是股份制公司,厂子在我们县内,县政府却只有8%的股份……”吕红涛看着六两白酒下肚,已经满脸通红的两人,无奈地说道。
李弼却没反驳,打了个酒嗝,拿起瓶子,起身亲自给两人倒酒。
一番推辞,两位领导最终还是没有自己倒酒。
“两位领导,我们也很清楚,今天这顿饭,只是表达歉意……”
得!
人家都这样说了,还能如何?
“欢饮两位远道而来,这杯酒,我先表达一下歉意,之前实在是太忙了……”许志强在李弼刚回到位置的时候,抢险端起了杯子。
于是乎,原本的尴尬气氛,在酒精面前,瞬间消失。
如同真的只是喝酒。
整个过程中,没有谁谈正事。
满桌的菜,基本上没有人动过。
一箱酒,却在半个小时不到,基本上见底了……
看到从桌子边缘滑落到地上的两人,从一杯下肚后就开始说不行,醉了的许志强,以及第二杯喝到一半差点吐了,却架不住这两位的热情,一直摇摇晃晃的吕红涛两人,都恢复了清明。
“事情都没谈啊……”许志强看着在地上打呼噜的两人,有些无奈。
要不是后面两人压着,估计这六瓶酒还不够。
“已经够了,明天估计就好谈了。”吕红涛叹了口气。
刘春来这小子,太了解这些人了。
“可惜了这样一桌菜……”许志强一脸肉痛,“打包也吃不完啊。”
一桌菜,基本上没有动过。
李弼跟杨涛两人着急解决问题,一上桌子就猛喝酒。
再好的酒量,三杯下肚,又喝得急,基本上就醉了。
许书记喝酒,向来只喜欢花生米来下。
不管多好的酒,都是花生米。
吕红涛则是只动了几个价值最低的寻常菜。
从一开始就谋划着……
“打包干啥?明天他们还会继续请客,肯定也是这样的标准。现在天气冷,不会变味……”
吕红涛说道。
朱門庶女謀
许志强的眼神顿时亮了起来。
这一桌,两百多块钱呢!
没办法,穷县的干部,家大业小,到处都需要用钱。
能节省几百是几百。
都可以给几名干部发一个月工资了……
“估摸着,明天再谈谈,后天刘春来差不多就上桌子了……不错,不错,凭空多赚几百块……”许书记很兴奋。
当即就叫服务员让人把两人送到房间里照顾好。
走的时候,也交代了,这些菜,不能动,明天还有用。
随后两人才回去。
“MMP!喝一肚子酒,一会儿回食堂,看看还有啥吃的。”许志强问吕红涛。
吕红涛摇头。
花神纪元
特別的十七人
他可是吃了的。
去食堂吃饭,县长也得给钱啊!
省下几毛钱,买包烟也好不是?
深圳往事之藍眼淚
毕竟,他们不是刘春来那样的暴发户,用蛇皮口袋装钱回来。
刘福旺家里。
三人连饭都顾不得吃了。
“爹,我觉得,这钱还是存到合作社……”刘秋菊弄明白了钱的来路后,提出了自己的建议,“现在合作社那边为了吸收存款,利息都已经给到了14.25%,一年就多一万多呢……”
渾濁
在她看来,存起来,吃利息。
这钱爹妈都花不完。
“不行!这个得还给你哥!”杨爱群坚决摇头,“钱放在家里,瞌睡都睡不着!放信用社,取不出来怎么办?你哥那边要是急用钱……”
于是乎,也不管刘福旺的反对,她拉着刘支书就往四队而去。
“秋菊,你打电筒跟在后面,免得钱掉了……”出门的时候,杨爱群叫住了刘秋菊。
刘秋菊极不情愿。
可又拗不过。
只能打着电筒跟在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