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khiv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武極神話討論-第1372章 忠告鑒賞-px46p

武極神話
小說推薦武極神話
第1372章 忠告
鳳隱龍藏
黑椒炒三國 黑椒炒三國
“你在威胁我们?”中年理事握紧了拳头。
“威胁?不。”袁天机摇摇头,道:“这是我对你们的忠告。你们可以选择不听,但后果,你们自负。”
中年理事眼睛微微眯起,心思难以琢磨。
那年长理事则是说道:“多谢袁院长的忠告,我们记住了。”
“很好,那么,再见。”袁天机负手转身,身影闪烁一下,便消失了。
审判会众人情绪都有些消沉,毕竟,袁天机这一次可谓是压过了整个审判会的气势,让众人都感到有些憋屈。
难道审判会真的比不上一个袁天机?
见得袁天机离去,那年长理事叹了一口气:“这袁天机,比当年更加难缠了啊!”
一些年轻的审判者、高级审判者,乃至那位中年理事,对袁天机的认知,都来自外界的传闻,并没有深切的体会,可那年长理事,包括一些审判会的老人,都是对袁天机十分了解,知道这个人的可怕。
女人不坏:总裁别乱啃
“郑理事,我觉得,你们对袁天机太过于忍让了。”中年理事,也就是罗理事,不由沉声道:“他袁天机的确很强,可我们也不是软柿子,真要动手,凭我一人,便可镇压他!”
郑东阳,也就是郑理事,摇头说道:“袁天机最可怕的敌人,不是他的实力,而是他的智慧,他的心机!”
他没有评价罗理事是否真的能够独自镇压袁天机,因为就算他不说,大家心里也清楚,就连罗理事自己也清楚,刚刚那话,嘴上说说还行,真要他一人镇压袁天机,那根本就不可能,要镇压袁天机,至少要两位理事联手才有一丝可能。
若是单打独斗,他们三人,任何一个,都不敢说能够与袁天机抗衡。
注册阴阳师 李十七
毕竟,袁天机曾一度惊艳诸天时空,即使如今低调了,也没人会怀疑他的实力,相反,这么多轮时空过去,袁天机的实力越发深不可测,谁也摸不清袁天机的深浅,也许袁天机的实力比他们想象中还要恐怖。
“郑理事说得对,袁天机真正可怕的地方,是他的智慧,是他操纵人心的手段!”那位一直沉默的理事凝重地开口:“这家伙是一个玩弄人心的高手,洞察力也是十分可怕,这才是大家称他为审判长之下第一人的真正原因。”
袁天机的实力比所有中等时空之主都更强?
不见得!
且不说破虚者当中那几个疯子,就是三大理事,也有信心与袁天机一较高低,还有那巡守殿殿主,虽然平时十分低调,对谁都表现得恭恭敬敬,但没有人能够看透他的底细,无数年来,圣院院长换了一茬又一茬,直到袁天机上位,审判会这边也是有过好几次的职务更迭,唯有那巡守殿殿主,始终不曾换过人。
表面上,他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中等时空之主,最多也就跟审判执事一个级别,可凡是有点头脑的人,都不会真的把他当作普通的中等时空之主。
这个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家伙,实际上可能比袁天机还要危险!
“实力、心机……这些都在其次,其实我最忌惮袁天机的地方,是他背后的审判长大人。”郑东阳沉默了一下,叹息道:“也不知他究竟有何能耐,竟得审判长大人如此看重,甚至对他如此地放纵……”
说到底,他们怕的不是袁天机,而是审判长!
只要袁天机一天不被审判长厌恶,他们就一天不敢动袁天机!
别说袁天机本身就有着强大的实力与手腕,有着操纵人心的手段,就算袁天机是一个凡人,只要有审判长庇护,谁也不敢动他!
“难道我们真的就这么放弃了?”年轻的罗理事依旧有些不甘心,“大不了我们偷偷调查,不让他发现……”
郑东阳与另一位理事对视一眼,随即暗暗摇头。
“放弃吧。”郑东阳说道:“如果继续调查下去,惹得审判长大人不喜,后果不堪设想。”虽然审判长只让他们放弃调查幽灵时空,没有提到袁天阳带走修罗的事情,但他们不得不预防这一点。
年轻至尊
没等罗理事说话,郑东阳对审判会众人摆摆手,道:“行了,大家都散了吧。柳执事,劳烦你留下来一下。”
很快,除了柳未央,其余人都散去了。
“不知郑大人留下属下,有何吩咐?”柳未央恭敬地问道。
“柳执事,你是从永恒界时代走过来的,见多识广,可曾知道,这诸天时空,到底有什么人能够与七位审判长大人比肩?”郑东阳凝重地问道:“那袁天机所提到的长辈,究竟是谁?”
此话一出,罗理事与另一位理事皆是精神一振,目光锁定了柳未央。
显然,郑东阳这个问题,也恰好问出了他们心中的困惑。
“抱歉,我也不清楚。”柳未央沉默了一下,随即苦笑着摇头,“这等隐秘,连三位大人都不清楚,我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执事,又岂会知道?”
“当真不知?”郑东阳有些怀疑。
“真的不知道。”柳未央说道:“若非袁天机提起,我都不敢相信,这诸天时空,竟存在着可与审判长大人比肩的奇人!我甚至怀疑,他会不会就是传说中那第八颗特殊时空种子的主人……”
听得柳未央如此回答,郑东阳有些失望:“连你都不知道,看来这位前辈的身份比我们想象中更加隐秘啊!”
柳未央想了想,说道:“大人若真想知道答案,不妨去问问那些更古老的存在,他们或许知道点什么。”这诸天时空,柳未央算是活得很久的人,但还有人比他活得更久,而且远不止一个,其中有的人连低等时空之主都不是,而有的人,连审判会都不愿意招惹。
“最有可能知道这位前辈的,应该是破虚者当中的那几个,可是……”郑东阳无奈地摇头,“你觉得他们会告诉我们吗?”
那些家伙,可都是骄傲到骨子里的人,甭说他这个审判理事,就是审判长驾临,对方都未必会搭理。
柳未央低下头:“这……属下也没有办法了。”
“不若我亲自去调查吧。”罗理事主动请缨,“我相信,若诸天时空真的存在过这样一个人,必然会留下痕迹,我们审判会耳目遍布诸天时空,我就不信,查不到他的身份!”
“不行。”郑东阳否定了罗理事的提议,道:“这位前辈可与审判长大人比肩,且与幽灵时空有关,我们如果去调查他,与调查幽灵时空有何区别?我们只是想知道他的身份,了解他的事迹,而不是与他为敌。若惹恼了他,谁来承担后果?何况,审判长大人已经明令禁止我们调查。”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你们说,到底该怎么办?”罗理事有些不耐烦了。
你要和我做朋友吗
柳未央很识趣地说道:“几位大人,没别的事,属下就先告退了。”
郑东阳摆摆手,道:“去吧。”
待柳未央离开,郑东阳才说道:“关于幽灵时空和袁天阳带走修罗的事情,到此为止吧,谁都不要再过问了。”
这话,一锤定音,算是做出了最后的决定。
罗理事还想说什么,另一位理事却说道:“好,我同意郑理事的决定。”
罗理事张了张口,最终只得偃旗息鼓。
“你们聊吧,我走了。”罗理事心烦意乱,语气也是有些不客气。
拣宝
不过他还没来得及走开,一位高级审判者快步走来,道:“郑大人、林大人、罗大人,圣院那边来人,说有要事相商。”
郑东阳皱了皱眉,疑惑道:“袁天机才刚走,圣院又来人了?”
他点点头,道:“好,让他过来吧。”
不一会儿,一位中年男子走了过来,正是圣院惩戒院首座,常林。
狼毒花 權延赤
这是一个可与审判执事比肩的高手,亦是圣院几位顶级高手之一。
三界靈瞳 老荒唐
“原来是常首座。”郑东阳微笑道:“不知常首座有何事要与我等商议?”对于这位常首座,郑东阳并没有摆什么架子,言语也是十分客气。
“袁院长让我带一句话给你们。”常林平静道。
“什么话?”
“袁院长说,审判会吃相有些难看了,希望审判会适可而止。他还说,有些事情,他并非不知道,只是为了这诸天时空,装作不知,但若审判会不知节制,手伸太长了,他便会亲自出手,砍去审判会那只手。”常林注视着三大审判理事,不卑不亢地说道。
此话一出,周围空气都凝固了。
“放肆!”罗理事再也压不住心中的愤怒,滔天的气势,轰然爆发,犹如巨浪一般,向着常林碾压而去。
所幸,在其气势还未冲击到常林的时候,郑东阳便硬生生遏制住他的气势,将其往后拉了一步,道:“别冲动!”
罗理事愤怒地道:“你们谁都别拦我,看我怎么教训这家伙!”
袁天机这般嚣张,他也就忍了,可一个小小的惩戒院首座,竟也敢这么说话。
“罗惊鸣,你一定要意气用事吗?”郑东阳脸色一沉,“别忘了,你现在是审判会理事,不是年轻热血的小伙子!”
罗惊鸣这才停下来,可他拳头依旧是捏得死死的,眼睛瞪大如牛,一副要将常林吞了的架势。
郑东阳松一口气,然后看向常林,平静道:“劳烦常首座替我等转告袁院长,就说,他的忠告,我们记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