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xz6优美都市言情 重生之太子搶親啦笔趣-第兩百六十七章 拜訪(一)推薦-d40zv

重生之太子搶親啦
小說推薦重生之太子搶親啦
刚刚踏进这东宫的大门之中,这白冰便就是直接冲了过来,来到了这林初月的面前,这次她将这宝儿直接放到了这乳娘的手里,然后自己便就直接来到了这林初月的面前。
情債難償
已经是好久都不曾见面了,白冰也是非常地想念这林初月,毕竟这自己想要进宫一趟那也是并非那么容易的事情。
毕竟这现在自己也已经是这林府的媳妇,做了这林出云的夫人,并且现在也已经是有了这自己与这林出云之间的爱情结晶宝儿,再想要踏出这个林府那都是极其不便的。
一来会担心这宝儿在家到底会不会哭闹之类的,二来又会担心这家中的事宜是否是已经操办完成了。
但是现在幸好,这宝儿已经是三岁了,也已经是会说话能走路的状态了。因此也已经是不需要手把手地将这宝儿一直这样抱着了,自然看守起来也就会变得更加的容易一些才是。‘’
再加上这宝儿天性就和自己一样喜欢玩耍,也就是经常自己一个人也能玩得非常的开心,自然也就不会太过于花时间在这对待宝儿的陪伴上来。
馨月的幻想乡之旅
“初月!没想到吧?我现在就已经是到了。”
近身醫王
虽说之前这书信之间也已经是说得够清楚了,但是这白冰却是没有将这到达这东宫的具体时间给说清楚,就只是会说自己会早些时辰就来。
“对呀,现在的你那可是已经是越来越早了!对了,宝儿呢?他在哪儿?”
林初月一见到这白冰便就想到了她那圆滚滚肉嘟嘟的侄儿——宝儿。原本这宝儿早在不会走路的时候就已经是看上去非常的可爱了,现在又还听说已经是学会走路了,这自己也就是变得更想看看这宝儿了。
“宝儿正在被这乳娘带着呢,你看,正在那边玩沙子呢。”
白冰看了便就扭过头去看了一眼这正在玩沙子的宝儿,便就对着这宝儿的方向指了指,然后便就对着这林初月继续说道。
“走走走,咱们去看看这可爱的宝儿。”
林初月现在已经是完全忘记了这还跟在这自己身后的赵涵柳,现在就只是想着能够早点与这宝儿能够见上一面,毕竟自己也已经是好久不曾见到这宝儿了,之前去到这林府之中的时候,这宝儿正被这乳娘带出去玩了,还真的是每次都是完美的错过了这宝儿。
赵涵柳便就也是紧紧跟在这林初月的身后,毕竟这林初月现在已经是完全忘我的状态了,只想着怎么才能将这宝儿给带到自己的身边,好好抱一几下,亲几下之类的。
“宝儿!你看谁来了?”
白冰便也是非常的高兴,毕竟这宝儿现在也是这样受到这林初月的欢迎,这自然就是极好的,便就这样大声对着这宝儿说道。
正在这沙地之中玩着沙子的宝儿便就是立马就转过头来,毕竟这白冰的声音已经是非常大的了。这原本是一心执迷于玩沙子的宝儿一听到这来自娘亲的呼唤,便也就立即停下手中的玩耍,直接朝着这白冰的方向跌跌撞撞地跑了过来。
紅顏錯之楚莫篇 七月貓年
一不小心,正好不偏不倚正好就是踩到了这赵涵柳的裙子之上,一下子就摔进了这赵涵柳的身上,还将这一身的泥巴,沙子全都弄到了这赵涵柳的身上。
这赵涵柳原本是极其华贵的凤服便也就瞬间就变得脏乱不堪了,在这一旁的松芝便就立马将这宝儿给抱到了一边。
“这小孩子怎么这样不知礼貌?”
松芝便也就这样直接对着这宝儿大声说道,甚至是有些呵斥的意思在里面了。毕竟这赵涵柳的礼服现在可算得上是举世无双的,这要是弄坏了的话,那这后果可算得上是不堪设想的。
“小孩子家家的,哪里懂得这么多。算了松芝,别跟着小儿说这些。”
赵涵柳便就是一直极力忍耐着 这自己的就快要发作了的洁癖之症,直到这松芝从这衣襟之中拿出了这一个个小小的药丸给这赵涵柳服用下了之后 ,这赵涵柳的状态这才渐渐好了一点点。
“哎哟,我当是谁呢?原来是这侧妃呀。怎么现在就连这侧妃也敢在这定北侯的郡主面前这样的放肆了吗?”
白冰现在就是但凡是惹到自己的人,那可就是要有仇必报的。毕竟这自己的身份那可是这定北侯的郡主,又哪里轮得到这赵涵柳这样一个最罪臣之女前来教训自己的孩子?
再加上这自己的夫君那可又是这当今掌管着金翊卫的大统领,现在那可是无人不知人不晓。这朝廷之中但凡是任谁的妻子,那可是都得要多多谦让着自己的身份的,但是这今日这赵涵柳的这样一个侍女,竟然都敢这样跟自己说话,这简直就是对于自己身份的侮辱。‘’
“还有你,就连你这样的货色的侍女,也配来指责我定北侯郡主的孩子不识礼数?你信不信,我分分钟就能撕烂你的嘴?”
白冰现在已经是被这松芝的那一副嘴脸给彻底弄生气了,毕竟这从小到大,就没有人敢这样在自己的面前这样说话,毕竟这样子说话的,现在已经是坟头都已经是长满了草了。
松芝意识到了自己的方才已经是说错话了,现在也已经是不敢作声了,毕竟这定北侯的一族人那可都是极其剽悍的,传说那也是杀人不眨眼的,这样的剽悍的行为那就是让人闻风丧胆的。
“定北侯府一族的威名已经是早有耳闻,今日得以一见,便也是得到了这传闻之中的证实,确实是让人闻风丧胆。”
妖娆王妃:嗜血王爷走着瞧
赵涵柳便就看似是在不断地夸奖着白冰和这定北侯府一族,但是实则是在不断地嘲讽这白冰是有勇无谋,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人罢了,但是这白冰却是一点都不曾听得出这其中到底有啥异议。
便也就只是觉得这赵涵柳是在夸赞着自己罢了,这内心之中还觉得这赵涵柳现在也是这样的友善了,甚至是觉得就有些许的让人感到亲近了。
“你知道就好,下次可别惹我们北境之人!不然的话,那可就得让你好好见识一下这北境的逐日之弓的厉害!”
白冰昂起头,看着这赵涵柳一眼,便就不再像之前那样张牙舞爪的,态度就明显比之前要好上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