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sh8小說 修羅戰神討論-第一千五百四十一章 出山鑒賞-o81it

修羅戰神
小說推薦修羅戰神
夏成龙转过头来朝着韩妙音这边看了一眼,然后紧接着就轻轻的笑了笑,这个时候的他故意的装作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山人自有妙计,这自然是个秘密。”
復仇總裁的罪愛新娘 壹夜晚晴
韩妙音听到夏成龙这么说,当时也是把头转了过去,一脸傲娇的样子:“爱告诉不告诉,不告诉的话就算了。”
笑傲三極天
韩妙音说完也是直接把头就偏了过去,一副是气鼓鼓的样子。
而这个时候的夏成龙当时也是哈哈大笑:“哈哈哈,傻丫头,叫我怎么说你呢?其实你只要仔细看一下就会发现那个蓝灵儿有很多地方表现得十分的可以,通俗一点来说就是太过于做作了。”
“太过于做作了?可是我完全没有发现?”
“或许是因为你没有真正的见识过那种单纯的人吧。”
夏成龙说完幽幽地叹了一口气,这个时候在他的脸上闪露出了一抹的无奈之色。
夏成龙最终还是想起了那一个身穿白衣的姑娘,夏乘龙想着自己和她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个样子,那个姑娘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给了他。
一开始的夏成龙没有这个实力,保护不了那个姑娘,但是后来他有了那个实力,那个姑娘却已经被万佛窟抓走了。
夏乘龙这一路上一直在找万佛窟的人,可是万佛窟的人却始终不露面,先前死掉的那个人的确是万佛窟的,可是人都已经死了,自己根本就没有得到任何有关于这万佛窟以及慕容浅雪的下落。
重生在俄罗斯帝国 轻语狂客
说实话,夏乘龙是十分的懊恼,但是话又说回来,现如今没有消息或许才是最好的消息,毕竟万佛窟的那群人不是什么好东西,万一慕容浅雪,真的…
夏成龙想到这儿就不再敢往下想下去了,这个时候的他一下子就哽咽住了,一股悲怆之意,从他的身上就这样散发了出来。
原本春日万物复苏,小草也都钻出了第一面,长出了一截,但是夏乘龙这一抹悲怆之意,从他的身上散发出去之后,那些已经生根发芽的小草,到了最后居然渐渐的枯萎了下去。
夏成龙的头发也是隐隐的夹杂了几丝的斑白。
韩妙音看到夏乘龙这个样子,她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夏乘龙身上的那一抹悲伤之意。
这个时候的韩妙音走到了夏成龙的身边,轻轻的拍拍他的肩膀:“想必那个姑娘一定十分漂亮吧。”
夏成龙轻轻地点了点头,笑了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当韩妙音听到夏成龙这么说之后,这个时候的她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开始羡慕起那一个素未谋面的姑娘来了。
“那现在那个姑娘去了什么地方?既然你这么放不下的话,那么你为什么不跟着去?”
錯惹古板總裁 逗貓貓
夏成龙摇了摇头,笑了笑,此刻夏成龙嘴角的苦笑到底有多苦,或许只有他自己清楚。
“我已经追随她而来了,但是始终却找不见她的踪影。”
韩妙音听到夏成龙这么说之后,还以为是那个姑娘故意在躲着夏成龙,所以这个时候的她只是轻轻的笑了笑,拍了拍夏乘龙的肩膀:
炎魔法師傳奇 清麗天愛染
“这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为什么非要在一根树上吊死。”
其实韩妙音这话本来还真是没有任何的恶意,她只不过是想要开导一下,安慰一下夏乘龙。
而这个时候的夏成龙则是冷冷的朝着韩妙音这边瞪了一眼,眼神之中闪过了一抹的凌厉之色。
韩妙音吞咽了一口唾沫,这个时候的她感觉自己周围的温度一下子就低了好几度。
“那个,那个,你别这样看着我好不好,我有些害怕!”
夏成龙听到韩妙音这么说的时候,这个时候的他一下子又想起了先前的慕容浅雪,好像也这么说过。
夏成龙这个铁打的汉子,在战场上都没有流过一滴眼泪,这个时候的她眼眶居然一下子就湿润了。
夏成龙一把抱住了韩妙音,而这个时候的韩妙音一下子都懵了,一脸的茫然,浑然不知所措。
韩妙音推了推夏乘龙:“你,你放开我。”
夏成龙抱的紧紧的,死活就不肯放开韩妙音:“浅雪,是你吗?浅雪。浅雪,你终于肯回来见我了,你不知道你不在的这些日子,我过得真的好苦呀。”
韩妙音清楚夏成龙应该是把自己当成别的女人了,不过这个时候的韩妙音倒是没有任何的气愤,有的只是对夏成龙的一丝的同情。
夏乘龙就这样抱着韩妙音,不知道抱了多长的时间夏乘龙甚至都已经睡了过去。
这一次夏成龙睡得很死,一直到韩妙音把它给重新的背回到了这山洞当中,居然还在睡。
韩妙音看着此时的夏成龙,眼神之中,同时闪露出了一抹极为复杂的神色:
“或许你口中所说的那个浅雪一定很漂亮吧,真是羡慕她,能够有你这么一个优秀的人爱着,而我,现在就什么都没有了。”
夏成龙一连昏迷了三天三夜,到了第四天,中午的时候才悠悠的醒了过来夏成龙看了一眼自己周围的环境,然后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先前以那个小妮子和那个三脚猫的家伙,不应该是能伤得了我呀。”
此刻的夏成龙当然也是一头的雾水,而韩妙音看到了夏乘龙,清醒之后心头当时也是狂喜。
她直接跑到了夏乘龙这边,一脸关切地问夏成龙说:“你没事儿吧?你知不知道你先前忽然晕倒,那个时候可算是吓死我了。”
夏成龙挠了挠头,笑了笑,这个时候的夏乘龙倒是颇有几分憨厚老实的意思。
莫道千年不相思
“我,我到底昏睡了几天了?”
“三天三夜,我尝试过很多办法,但是依然没有办法能够唤醒你,真的都不知道你到底是不是一头猪,怎么就这么能睡呢?”
爱与友谊 玉之桔梗
末世之七宗罪
夏乘龙的脑门上当时竖起了三条黑线,这个时候的他当时也是一阵的无语:“你才是猪呢?”
“那个慕容浅雪是谁?”
超级神武道 会飞的是鱼
夏成龙当时也是一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