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zwe7超棒的小說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 ptt-第一百八十六章 大餐與食堂讀書-tu9ng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
小說推薦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
几人心情微微战栗,但还是勉强着冲叶非诚露出一个自以为崇敬礼貌的笑容。看的叶非诚又是有些想皱眉了,只觉得心里略略有些失望,实力是有的,现在成果也有了,但是性子也太弱了些。也就是现在的国内外科学圈子还算好,基本信息比较透明化,又有计算机等做依托。
要是真把这几个学生放在他们当时那个年代,只怕是被别人吃了都还尤为不知呢?
不过他也不是什么能和学生谈心的人,之后这些还是要靠他们自己一步步去经历,只有经历的多了,自然而然也就会懂。想完这些,叶非诚再看看手中的论文,心情好了很多,此次能将这个项目完成这样好,已是在同龄人中属于佼佼者了,他非常满意。
神机妙探
“你们知道今天我叫你们来,是做什么的吧!”,叶非诚看着五个人开口道。
静思 卫风
看见几个学生纷纷点头回应,然后叶非诚才继续说,“你们这次的项目我看过了”。
就是这一句,底下几人开始屏息凝神,思考才想着叶非诚的下一句会说什么,然后又忍不住想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就听到叶非诚继续说道,“非常好,好到出乎我的意料,你们成长的比我想象中要优秀”,话一出口,冯战在内跟了叶非诚好几年的四人都是心内一阵激荡,这个评价还是他们第一次得到。
以前不管他们自以为做的多好,多完美,还是会被叶非诚找到漏洞,而他绝对不是一位性格温和的老师,但是也不像很多老师那样批判你或者责备你,只是会冷冷的看着你,一遍一遍给你打回去,让你自己找问题。
只有他们明白,这个过程到底有多难受,而叶教授的脾气和做事风格在全校都是出名的,他对于学生的每次作业严格要求也同样出名。这对于很多希望有更多发展机会的学生并不利,所以今年叶非诚教授竟然没有收到一位学生的申请,这其实在他们内部已经不是秘密了。
同时他们又十分庆幸还是有一位唐元可以被叶非诚教授亲自邀请来,这也使得他们跟着松了口气,不然今年外面不知道该怎么议论老师以及他们了。
而正是因为叶非诚一贯的严标准,高要求,他们这些人的论文产出量就极低,这些人里面也就是冯战在研一的时候发刊在一个比较小众的数学刊物后,其他人就再也没有水花。
后面五个人就开始兴奋的与叶非诚讨论应该投稿至哪些学刊的问题,这一次不像冯战之前的小试牛刀,仅仅只为了试水。叶非诚更是对于他们的论述表示了他自己的观点,认为他们这次可以尝试一些学术性更强,影响力更大的学刊,如Annals of Mathematics(数学年刊)、Inventiones Mathematicae(数学新进展)、Acta Mathematica(数学学报)……。
最终当几个人终于做完所有一切,已经是到了中午,冯战提议,大家可以开始提前的小小庆祝一下,因为叶非诚的认可,就代表了一定程度上他们已经成功。
后续不管是能不能入审,就是后话了,如果入审,他们可以再庆祝一次。而他和姜恒同样兴奋地是,他们的研二即将过去,可以说已经有了一个很好的结果,下一年研三相信以他们的资历,不管是选择继续学业,还是出去工作,都会有一份不错的待遇。
叶非诚却拒绝了冯战的邀请,其实一般这种情况都是导师会主动提出和同学们一起聚餐或者请学生吃饭,显然叶非诚是没有这个意识的。他只是实话实说道,他今天还有两篇最新论文需要研究,并不想花费过多的时间在吃饭聚会这样无意义的事情上。
并且他还好心的劝说几个学生,年轻人可以少花费一些时间在这些事情上,多留一些时间用来学习和钻研,如果年轻时不多积累知识和钻研,等年纪大了,就只会不进则退。
对此唐元几人当然各有各的想法,也并不觉得叶非诚的想法是完全正确的,尽管他们非常想告诉他,现在已经是二十世纪了,不是上个世纪末那种华国想学习都艰难的时刻了。
但是他们也知道,从哪个年代过来的叶非诚也许同样不会认同他们的想法,毕竟他自己从二十世纪末那个年代过来的,又受过那样的挫折,他有这些想法也是很正常的。
只能连忙答应了,随后几个人陆陆续续散场,只留下叶非诚一个人仍坐在办公桌椅后面,眼神有些晦涩、又有些隐隐的光亮看着最后一个跟着出门的唐元,然后看到唐元转身过来关门的时候,叶非诚居然还有些不自在的收回了眼神,又看向手中的文件。
这份资料中有很多不一样的影子,尤其是在几个核心地方的设想更是不符合冯战几个一贯保守的性子,可以说是极其大胆的猜想。而能做出这样猜想并还能为之证明,就足以说明这个人的思维有多可怕。再联想到之前听到的一些只言片语,也不难想到,其中的变数出在谁身上。
还有就是手中的这份资料,论述有理有据,条理清晰,无一点疏漏。论文水平也是远超过了冯战几个人的,即使他们常年需要写论文很报告,但是能做到这样一审直接通过的也是几乎没有,所以叶非诚自认为他十分了解其中情况。
神級系統
然后他又有些混乱的觉得,当初只是无意中被唐元的解题思路和解题速度惊艳,而选择直接邀请他的自己,在那时真的就只是冲动又随意的一个决定而已。在那天之前,其实他从来没想过要打那通电话,只是无意中看到某个人的学生又在学术界引起轰动时。
叶非诚迫切的想要找到一个发泄口,而今年没有一个优秀的学生选择他做导师,最后时间截止也就来了几个什么都不怎么样的,被他全部给拒了。他迫切的想要培养出更优秀的学生,最好是比那个人的学生还优秀,然后他看到了邮箱里关于全国数学竞赛评审的邀请函。
很多这种顶级的知识科学竞赛,都喜欢邀请一些国内著名的教授前去作为评委,但是对于很多学者来说,其实参加这些的意义对于他们而言真的不大。这些人更喜欢将时间和金钱花费在更多的研究项目和科研器械中。
但是叶非诚鬼迷心窍的答应了,然后他去了,又见到了唐元,目送着唐元一路进入国际赛。那时候他仅仅只是觉得这个学生确实挺聪明的,反应快,解题思维敏捷又是简单有效,又忍耐的住竞赛的寂寞,真是一位做科研的好苗子。
那之后的几天,其实叶非诚很快的,就又恢复成以前的样子,没有再因为那个人感到愤怒。当激情渐渐冷却,但是他还是极为负责的做完了那一期的评委工作,之后便是直接将这件事情抛诸于脑后。
直到他有次听说这届高考又完了,然后他却又鬼使神差的想到了之前的那位学生,就想着也不知道他会不会选择来他们学校。叶非诚一直都是记忆力非常好的,然后他拨通了之前邀请他去当评委的联系人电话,以其他名义找他们要来了唐元的练习方式。
然后就是邀请唐元这件事了,而事实证明唐元的到来效果比他意料中还要好,这位学生也远比他想象中还要优秀。
记得唐元刚来组里的第一周,冯战还过来说,他们中间涉及的一些知识点,唐元还有些没学过,所以他现在是边自学这些基础,也会跟着帮他们一起搭建一些基础的模型,先跟着他们溜溜经验。
那时候冯战还信誓旦旦的说,教授您第一次招收大一就进来的学生,他们的知识层面跟不上也很正常,毕竟不像我们都是学了好几年基础,才好不容易考进来的。还说不用担心,他们一定会帮忙好好照顾这位学弟的。
然而仅仅短短几个月,唐元就能靠着自己的卓越自学能力,可以直接参与到他们小组项目的讨论中了,直到现在,就连默认一向作为叶非诚下面默认能力各方面都是第一人的冯战,有时候都要来请教唐元某方面的计算与思维方式。
捏捏这一份报告,叶非诚自然看到了唐元给这支队伍中注入的活力,还有带给他们的进步和改变。真正聪明的人,永远是能让周围的一切都变得适应他的发展方式,让所有人维持到一个舒适的程度。
而唐元就像是台精密的仪器,行止有度,一言一行都是典范,能考虑到所有人的感受。只是此时如此想着的叶非诚,因为常年沉浸于学术,还丝毫不止他自以为的不会犯错的好学生,刚开学闹出的轰轰烈烈的那件事。
也不知道学校里如今其实都是传言着,唐元和她那位武道冠军的未婚妻之间,不得不说的故事。毕竟当天许多多过来青叶大学的时候,大一无数学生都在现场,也是看到了唐元当时对于他那位未婚妻与旁人与众不同的态度。
当唐元一行人来到学校外一家还不错的粤菜馆,好心情的几人通通大方的点了自己喜欢吃的菜,正在大快朵颐的时候。
许多多一行还在吭哧吭哧回程的路上,三十公斤的负重和上下山的远距离,使得很多人都是有些体力将要耗尽。
所谓上山容易下山难,他们此时浑身都是热的都是汗,下山的路上虽然没有一般的高山陡峭,但是也是山啊!这就给他们的困难程度和危险程度大大的增加了,奔跑者都感觉自己的脚开始在鞋子中间滑动,难道是长时间的奔跑鞋带松了的缘故吗?有些人想。
舞動傳奇
射雕之橫劍
然而不一会儿脚底传来的清楚明白的湿意,开始让他们明白,因为有脚底出汗的原因,而明显他们也没有提前考虑什么防滑鞋垫,只能任由脚丫子在汗水作用下,更加的剧烈滑动。
網遊逆天搜狗 伊人不在水壹方
不一会儿就有传来有人不小心摔倒的声音,毕竟这里其中一部分人是从来没有接受过正规训练的,他们不习惯对于速度、力量的把握,同时又不让自己受伤。
而已经到了最后四分之一时,金焕背上的十五公斤负重又重新回到了谭鹏鹏身上,毕竟刚刚下山的情况们对于他这种浑身轻盈的人简直不要太美好。既可以借助惯性往山下跑,又不需要担心负重太重导致可能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
这里几百个人,摔倒也罢了,总不能再撞别人身上,怕就怕在到时候别跟多米诺骨牌效应一样,会影响到很多人受伤。
所以生龙活虎的谭鹏鹏好心情的接过来了自己负重,而此时坡度也是更加缓了。
瀟灑西遊 告非
最后三个人虽然不是位列第一,但是也是位列前排就能顺利回来,而剩下最后一公里时,许多多又将自己身上的属于谭鹏鹏的另一半负重还给了他。
今天刚刚来到这里,他们还不了解这次考核的规则,所以保险起见就是尽量不去做多余的事、说多余的话、遵循教官的指示,总是没错的。
然后许多多第一次品尝到了军营的午餐,非常简单的一份食物,白米饭管够,但是菜只有一荤一素,然后就一个特别简单的蛋花汤,但是许多多却吃得分外满足。
她虽然喜欢吃美食,但是平时却不是非常挑食,只要不是非常奇葩的东西,一般给什么吃什么,也是不挑食很好养活的。
張揚的青春
跟许多多对比明显的就是坐在她对面的谭鹏鹏了,此时像个受到委屈的熊孩子一般,谭鹏鹏看着自己餐盘中油腻腻的红烧肉,和明显水煮过又随意翻炒的土豆丝,满眼怨念,“看着就没胃口,这肉看着好腻啊!我不喜欢吃猪肉,尤其是猪肉不能含一点点肥肉,这土豆丝肯定不是炒出来的,这里面还水淋淋的”,最后尝了一口清汤寡水的蛋花汤。
谭鹏鹏勉勉强强的吃了几口米饭,小口小口喝了半碗汤,就这样结束了他的进食。
与此同时,几分钟内,许多多和金焕的餐盘已经吃的干干净净,然后金焕看着谭鹏鹏准备跟他们一起回收餐盘的动作欲言又止。还是许多多好心开口,“听说军营不允许食物浪费,你既然打了多少,就要吃多少”,说话的时候眼睛还是一直看着谭鹏鹏的餐盘,里面的食物还是满满的,被教官看到肯定是要被挨骂的。
其实许多多是没吃饱的,以前她虽然也吃过别人的东西,但是仅仅限于是唐元。所以之前许多多即使看到谭鹏鹏吃不完,她也一点没有开口要帮忙的意思。
毕竟是入口的东西,只有和最亲密的人才不会介意有对方的口水吧!许多多想,原来她很早就把唐元划归为自己人了呀!
最终谭鹏鹏这顿饭,几乎是哭着吃完的。